《范曾急就章》
范曾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7月出版

  本书收录了范曾先生很多“急就”的书法文,书法与文章相融于一体,读者可各取其美。范曾专门为此书写有前言“急就章说”。他说:
 “西汉史游着《急就篇》,便于蒙童学字之教科书也。后人往往以行文迅捷有备急用,称之为‘急就章’,实非先人原旨。
 ‘急就章’对我而言,往往因创作、著述时间极其紧迫,而编者希望立等可取,则不得不铺纸直书,刻不容缓,大体二、三百字成文。或取诸怀抱,述一时之感慨;或因寄所托,论管窥之哲思。编者在旁静候,而我则濡墨疾书,此类文章一似中国画之大泼墨简笔描,成就一画,往往在瞬息之间,不容推敲斟酌。开第一言,乾坤便定。盖非贾岛之‘两句三年得’,更非司马相如之吮笔毫腐,而李白之‘倚马可待’、苏东坡之行其当行、止其当止,庶几近之。
  然‘急就章’不同草率从事者,必作者学养富赡,而运思周流,天地万物、古今佳作罗列胸次,而后句句生发,如芙蕖绽开,了无斧凿之痕。傅抱石先生云:‘中国画是兴奋的’,吾亦演绎之:中国之诗词、文章何尝不是兴奋的?兴奋者,激越之情有不可暂遏者也,必喷薄而意快,必直抒而情达,此可为知者言、不足一二为外人道。
  文章之优劣不以成文时间的速缓论,司马相如虽慢,而《长门赋》足称汉文典范;祢衡虽快,其《鹦鹉赋》岂肯让司马专美于前。亦如傅抱石作画极快而李可染作画极慢,皆称山水画界不争的大师。”

(供稿:廖齐  编辑:杨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