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红学史稿》
孙玉明著/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6年11月出版


  日本是中国的近邻,两国友好往来历史悠久,两国的文化交流也极为密切。在近两千年的不断交往过程中,中日两国人民互相学习,共同提高,分别创造了灿烂的民族文化,为人类的文明宝库做出了重大贡献。目前,除中国之外,日本的汉学研究居于世界领先地位,红学研究成果也是首屈一指的。深入研究日本的红学史,对日本汉学的研究、对开阔我们的学术视野和思维方式,都具有一定的价值和意义。在中国,红学已成为与敦煌学、甲骨学并列的三大显学之一,相比而言,对《红楼梦》的研究似乎更具普及性。
  “日本红学”即日本学者从事《红楼梦》的翻译和研究。总体看来,“日本红学”在国外的红学领域,基本上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不仅日译本的《红楼梦》在数量上首屈一指,有关《红楼梦》研究的学术文章也名列前茅。尤其是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后,“日本红学”高潮迭起,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远远超过以往往任何时代。但令人遗憾的是,相对于“日本红学”的繁荣,我们对“日本红学”的研究却远远落在后面,不仅起步晚、论著少,几乎所有有关方面的论著,基本上都没有涉及这一段历史,即使偶尔谈到,也是简略介绍,且挂一漏万,更谈不上深入系统的梳理和研究,算不上真正的学术研究。
  虽然“国外汉学”或称“国外中国学”是外国人研究中国的一门学问,但我们的研究对象却是相同的,当他们对中国历史文化进行研究的时候,由于所受的教育和接受的文化熏陶,自觉或不自觉地受制于他们的文化传统就不足为奇了。他们的思维方式,他们看问题的出发点、视角、方式,以及所得出的结论,自然与中国学者不甚相同,这就更需要我们对他们的研究进行研究,以资借鉴。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对“国外汉学”重要组成部分的“日本红学”的研究,则更有价值和意义。
  本书是作者的博士论文,全书共分五章:第一章、日本红学的酝酿与确立(1793―1893)》;第二章、汉学转型期的日本红学(1894―1938)》;第三章、学术低谷期的日本红学(1939―1955);第四章  日本汉学复苏期的红学(1956―1978);第五章、中国热时代的日本红学(1979―2000)。此外,书后有两个附录:附录一是长达17页的日本〈红楼梦〉研究论著目录,包括“文章名”、“作者”、“刊物及卷号”、“出版时间”等项内容,共著录并翻译了1892年至2000年108年间发表的日本研究《红楼梦》的学术论文296篇,而在此之前的目录所收论文数尚不及此数的三分之一;附录二是《红楼梦》日文译本一览表,共著录了1892年至1989年92年间出版的22种日文版《红楼梦》的情况,包括“书名”、“译者”、“刊出时间”、“出版社、刊物”、“说明”等项内容,共著录11种摘译本、8种节译本和3种全译本。
  日本有关《红楼梦》研究的近三百篇论文中,翻译成汉语的仅为九牛一毛,且有些文章翻译出现了诸多误译之处。本书作者在长期从事《红楼梦》研究工作的基础上,凭借自己的日语优势,据原文翻译并引用了大量的日文资料,使得本书在具有很高学术价值的同时,也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