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史(1897-2006)》


课题批准号:05CC075
课题类别:全国艺术科学“十五”规划 国家青年基金课题
课题负责人:赵卫防(电影电视艺术研究所副研究员)
原课题名称:香港电影史略
最终成果名称:香港电影史(1897-2006)
立项时间:2005年12月
结项时间:2007年3月
最终成果形式:专著
现成果形式:书稿
成果简介:
  本课题约44万字。完整、系统论述了香港电影从1897年4月泊入至2006年底一百多年的发展史,并将香港电影做了如下的分期:
   一、初创时期(1897-1945)。从电影泊入的1897年到30年代初,香港电影发展较内地缓慢,基本上没有规模化的制片工业,至1931年粤语有声片问世,香港电影工业才出现了第一次勃兴。1941年12月香港沦陷,日占时期的香港电影再次陷入停滞时期。1945年9月侵占香港的日军投降,香港电影即开始缓慢的复苏。30年代初至40年代初的10多年间,是香港电影工业第一次繁盛时期,其制片企业的兴盛、以粤语电影为主的制片数量飞速增长以及独立制片体制的成熟标志着这一时期电影工业已告别草创阶段而进入规模发展时期;在美学形态上既有教化电影、抗战电影等趋同时代的进步电影,亦有言情片、喜剧片等题材多样、风格多样的类型电影。但这一时期香港受西方文化的影响相对微弱,香港文化基本上叠合在内地文化之中。香港电影亦规范于中国电影的发展之中,无论是内容或形式方面均未逃逸出内地电影的轨迹而呈现出独特形态。
  二、延续时期(1946-1955)。国共两党战后在意识形态上的对垒亦影响香港社会,内地电影中左中右三种势力并存的格局也被复制到了香港。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香港电影界左右两种势力均有所增长,出现了更加势均力敌的对峙。50年代中期之后,以商业电影为代表的中间力量不断扩大,左右对峙局面由盛而衰,香港电影进入了现代化发展的新时期。延续时期,香港电影虽呈左右对峙格局,但其工业和美学都得到了发展。香港电影工业特别是国语片发展迅速,独立制片体制进一步更新,同时大厂体制也逐渐成熟,海外市场尤其是台湾市场的开拓卓有成效。在美学形态上,香港电影在思想内容和艺术形态上分别延续了旧上海电影的创作体钵,在主题内涵上,影片表现出的大都是中国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和价值观;在电影叙事等艺术表现方式上,在对旧上海电影和战前粤语电影传承的基础上亦有明显的创新。
  三、黄金时期(1956-1966)。50年代中期之后,香港的经济进一步发展,文化开始转型,形成了由中原文化、西方文化和岭南文化组成的复合文化体。香港电影亦随着其文化的转型开始了新的发展。在工业层面,“光艺”、“电懋”、“邵氏兄弟”等具有新马资金背景的大型现代化制片企业登陆香港,使香港电影的大厂制片体制有了现代化和全球化的根本创新,制片数量也进一步飞升。在美学层面,涌现出了时装文艺片、粤剧片、黄梅调电影、喜剧片、歌舞片、青春片等各种题材和类型的影片,艺术表现手段亦显得新颖、多样,已经具备了进行本土化转型的美学基础。
  四、过渡转型时期(1967-1979)。60年代后期,香港经济开始腾飞,本土文化意识逐渐成熟,电影也开始了更加本土化和娱乐化的转型。电影工业层面上,大厂体制在度过了它最为辉煌的时期后由盛而衰,而独立制片体制又有了新的发展。特别是“嘉禾”成立后,将二者结合起来,形成了新的“卫星制”制片体制,极大地促进了香港电影工业的发展。在美学层面,新武侠片、功夫片、喜剧片、犯罪片、色情片、恐怖片、科幻片等多种商业类型片相继涌现,电影语言也以全新的面目出现,形成具有鲜明本土特色的电影;在主题内涵方面,开始表现土生土长的新一代年轻港人的价值观和道德观,价值取向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过渡转型时期之前的香港电影,实际上是从属于传统中国电影且仅带有一定地域特色的华南电影,而之后的电影才是独具文化品格和鲜明地域色彩的香港电影。
  五、繁荣时期(1980-1993)。80年代香港经济再度飞速发展,晋升为“亚洲四小龙”之一,文化本土化趋于定型。香港电影的工业形态和美学形态亦有了进一步发展,“卫星制”体制被继续丰富和完善,进而变异成为以院线制营销模式为基础的新体制,电影票房、从业人数、港产片票房比例等各项经济指标均达到了历史最佳水平。经过“新浪潮”电影运动,香港电影的美学储备有了坚实的基础,电影创作也达到了空前的繁荣,形成了以动作类型为主和以喜剧类型为主的复合类型片。较为纯粹的商业类型片成为这一时期香港电影的主流,而文艺类型片也在美学形态上有所突破,呈现出新的景观,亦为这一时期以商业类型为主的香港电影注入了深厚的人文内涵。
  六、风格化时期(1994-2006)。90年代之后,由于香港社会的人心浮动和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香港经济发展出现了颓势。在这种大环境下,再加上香港电影自身的诸多问题,其电影工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低迷。为寻求救市之策,香港特区政府和香港影人都在积极的努力,而中央政府也给以了大力支持。香港电影产业模式中,传统的大厂体制及“卫星制”、院线营销模式等均已告亡,除和内地合作制片外,出现了产业重组、联合新媒体工业等多种具有个性化特征的新产业模式。在工业趋于个性化的同时,其美学层面也显现出了风格化特色,突破了繁荣时期流水线式的商业类型片制作模式,表明了香港电影在经过重大社会变革考验之后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
  近百年来香港电影的艺术发展史,是一部具有鲜明地域特色、文化特色和美学特色的电影史。类型化是香港电影首要的艺术特色。特别是经过七八十年代的发展之后,香港电影的类型愈加成熟。在所有的类型中,动作、喜剧、悬疑、色情是主体类型,此外尚有少量的科幻、战争等类型。这些类型是较为纯粹的商业类型,它们各自又分为若干亚类型,共同构筑了香港商业电影大厦。建构了成熟的类型美学后,香港类型便又显示出了融合与变异的特性,形成了更多的复合类型和变异类型。
  除较为纯粹的商业类型外,香港类型电影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类型——文艺片。文艺片是香港对除上述类型以外的其他影片的统称,具体分为如言情片、伦理片、青春片、写实片、历史片、歌舞片、戏曲片等诸多亚类型。在香港电影特殊的市场与文化氛围中,文艺片在选材上虽然不同于上述纯粹的商业片,但在制作模式、叙事手法和美学技巧等方面和其他类型片一样具有强烈的类型特征,并成为60年代之前香港电影的主要类型。60年代中期之后新武侠片崛起,从此较为纯粹的商业类型取代文艺类型,占据了香港电影的主流位置。但文艺类型并未退出香港影坛,它像一支清新的涓涓细流,滋养着主流商业电影的发展土壤,并为整体香港电影注入了深厚的人文内涵,努力提升着香港电影的文化品格。
  从题材挖掘到表现形式均达到了一种极致化程度,是香港电影所体现出的第二大美学特色,也是香港电影的独特标记。这种极致化的程度,体现出一种局部被掏空然后再进行放大的表现,使香港电影集夸张与浪漫、煽情与纵乐、嬉闹与愚昧、血腥与怪诞甚至粗俗与失控于一体。这种电影叙事中的极致化,似一场场视觉盛宴,使香港电影获得了极高的观赏价值,也成为香港电影在娱乐精神引导下所取得的美学财富之一。
  第三,香港电影具有优生态的创作链。娱乐精神主导着香港电影创作,并在创作链条中占据龙头地位,香港电影的创作过程是由娱乐而细节,由细节而故事,由故事而意念,因此创作中强调能够带来娱乐的细节与噱头,这些因素是主要的,而所谓的意念表达则基本处于最次要的地位。因此在香港电影中,细节的安排往往要比整体叙事框架的构建重要得多。在此基础上,香港电影形成了注重细节、节奏较快、噱头密集、追求情节吸引力的风格特色。优生态创作链亦是香港电影另一宝贵美学财富,对整个华语电影创作都具有借鉴意义。
  作为内地甚至是整个华语电影界第一部全面、系统、深入论述香港电影工业史和美学史的专著,该课题所具有的学术价值是不言而喻的。它完善了内地电影学术界对中国电影基础史论的研究,并为今后学术界对香港电影的进一步深入研究打下基础。课题中对香港电影产业模式的研究和电影类型的研究亦具有实践意义。目前,中国内地电影业内各方面人士都认识到,香港电影的这些最成功的经验对振兴内地电影具有较强的借鉴意义。2007年正值香港回归祖国十周年,在此之际推出一部香港电影史无疑也有着较大的政治意义和社会影响。


              (供稿:科研处  编辑:杨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