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文所举办第十四期青年文艺论坛

论坛会现场 

2012712日下午,由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主办的第十四期“青年文艺论坛”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举行。本期论坛的主题是“当代文学的代际更迭与当下学术格局的反思”,论坛由我院马文所当代文艺批评中心李云雷博士主持, 沈阳师范大学教授、著名评论家孟繁华主讲,文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王巨川博士电影电视艺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慧瑜评议。来自院内外相关专业的约30名青年学人,以及新华社、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等媒体记者出席了本次论坛。

新世纪以来,中国当代文学状况正在发生结构性的变化。如何开掘、释放70后、80后作家的创造潜力,已经成为摆在当代文学创作和批评界面前的一个重要问题。在学术领域,也存在同样的代际更迭问题。本次论坛中,孟繁华教授作为50后批评家的代表,进一步指出,当下中国文学状况正在发生代际性的变化。这个变化是乡村文明的崩溃和新文明的崛起导致的必然结果。乡村中国的“空心化”和文明的全面沦陷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在这样的现实面前,“50后”作家依然书写着他们昨天的记忆和故事,同时,30年的文坛经历,已经构建了一种隐形或未做宣告的文学观念,他们是当下文学秩序的维护者;以都市文化为核心的新文明的崛起,是这个时代的表征,对这个时代表征和精神状况做出表达的是“60”、“70后”、“80后”作家。而这些作家一直处在“50后”作家的遮蔽下,为了推动当代中国文学的发展,我们有理由终结“50后”作家建构的文学观念。

文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王巨川博士在评议中指出,中国的乡土文学一直以来有两大传统:桃源和恶土。前者陶醉于乡村的田园风光,废名和沈从文最有代表性。后者是鲁迅对乡土采取严峻态度,用现代文明和进步思想来烛照宗法制下的农村,着力刻画宗法制农村中的世态炎凉和弱者的不幸。这种态度被许多进步作家所接受,在一批现代乡土作家笔下,农村是落后的、需要批判和反思的对象。同时,伴随着传统乡村文明的溃败会产生新的乡土文明,文坛的创作格局会因此有所改变,或许会出现我们称之为“新乡土”的文学作品。电影电视艺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慧瑜在评议中强调,代际本身是一个很特殊的文化和社会现象,并非每个时代都有代际焦虑,中国文化进入现代以来,代际以及对代际更迭的焦虑就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这和中国现代社会经历的多次巨变有关。80年代产生了一种电影史的描述方式,就是代际电影史,出现了用第五代、第四代来描述当时青年导演和中年导演的创作,指称张艺谋、陈凯歌这些电影学院1978级的导演所创作的作品。代际的命名是一种文化建构的产物。

《小说选刊》杂志社编辑鲁太光在随后的现场讨论中直接触及了问题的核心:在乡土文学和资本主义文明、现代化之间有一种矛盾的张力。资本主义越发达,资本主义现代化越发达,乡土文明也越繁盛。在这个意义上,乡土文学是对资本主义现代化进程的一种审美上的反抗。就我们今天的情况来说,现代化的发展更为极端,对农村的汲取更厉害,农村的衰落也更加严重。但令人困惑的是,为什么这个时代的作家却丧失了“乡愁”的能力和审美反抗的能力。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赵志勇副教授结合当下话剧创作状况,指出当今戏剧界的创作者,无论是编剧还是导演,基本上还是延续了上世纪八十年来的人性论话语模式,并参杂了不自知的精英寡头立场。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陈亦水博士通过与当下大众文化现实的比对后指出,乡土的文学在某种意义上讲它是企图寻找、再现或者重建某种乡村的伦理秩序和生存样态。到了新世纪以来的80后作家群,已经远远不止一次从乡土文明的崩溃焦点转向为当代社会秩序与基本伦理被瓦解的精神危机。

            (供稿: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  编辑:沈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