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美术研究所举办“王朝闻学术讲坛”第七期讲座

 

2013326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主办的“王朝闻学术讲坛”在我院研究生院第五会议室举行,第七期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著名理论家王镛先生以“印度现代艺术”为题与美术研究所的专家们和我院研究生及美术界学者进行了研讨,美术研究所所长吴为山出席讲座,会议由美研所副所长牛克诚主持。

王镛先生多年来一直在关注世界美术史的研究,此次讲座王镛先生把视角放在印度现代艺术上,和大家一起共享了印度现代艺术的发生和发展。印度知识分子的领袖圣雄甘地和诗人泰戈尔,分别代表着印度传统文化的现代复兴的两个不同侧面。甘地主张民族主义,泰戈尔主张世界主义,他们的思想也影响着印度现代艺术的两种不同取向。印度现代艺术的先驱首推诗人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1861-1941),诗人自称:“我的画是我的线条的韵律。”而今,泰戈尔的绘画已被公认为开启了印度表现主义与超现实主义的先河。印度女画家阿姆里塔·谢吉尔(1913-1941),也被公认为印度现代艺术的先驱之一,被奉为当代印度女性主义的偶像。印度现代艺术的先驱还有孟加拉画家贾米尼·罗伊(1887-1972),他把目光转向孟加拉本土的民间艺术,又从孟加拉地区的民间画匠绘制的传统卷轴布画中借鉴了程式化的造型。1947年印度独立前后,印度社会动荡、教派冲突、印巴分治的悲剧和孟加拉的饥谨,使无数难民流离失所,激起了印度艺术家的深切同情和表现欲望,他们开始从西方现代艺术中寻找新的表现语言,首先选择了表现主义。20世纪60年代中期,伴随着第三世界的崛起,印度出现了本土传统神秘主义文化复兴的趋势,兴起了印度超现实主义和新坦多罗艺术两大流派,一直延续到当代。同西方超现实主义更贴近弗洛伊德的个人无意识理论相比,印度超现实主义更贴近荣格的集体无意识或原型意象理论。20世纪90年代,印度新写实主义与新媒体艺术同时流行。

王镛先生分析了印度现代艺术的发生和发展的几个因素:第一、从诗歌,从诗歌的文化元素中吸收养分。第二,王镛先生在分析影响印度现代艺术的因素的时候,他认为大量的印度现代艺术是从西方现代艺术中吸取的。在分析印度现代艺术形成的原因时,先生又分析了第三点是从印度民间中获得的影响,从印度的细密画,从壁画等并以塞罗茨等绘画为例进行了分析,由于印度本土文化产生了印度本土的抽象流派等等。

美术研究所所长吴为山教授在讲坛上发言:“感谢王镛先生把我们带到了印度现代艺术的时空中,这是由先生对印度历史、文化深刻地了解,在此基础上的一些分析和介绍是透彻而生动的。给我们展示了一个生气、蓬勃的全新的印度现代艺术,先生在介绍印度现代艺术当中一个重要的亮点,就是把他的现代艺术归置于从它的本土当中产生的,我们今天分析中国现代艺术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从西方影响中国来分析,其实中国的传统艺术对中国现代艺术的影响也是很大的。他在讲座中运用大量的图片,作为一个艺术研究专家从历史图像的交织当中找到艺术发展的规律,他的研究对我们今天看待中国现代艺术的现象,把握中国当代美术的取向有着很深刻、很深远的意义和借鉴作用。作为一个雕塑家我感谢他对于印度现代雕塑的介绍,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在研究雕塑当中应当是有传统的,王朝闻先生就是一个伟大的雕塑家,同时也是一个雕塑美学家,也是一个雕塑的理论家、评论家,所以我们这个传统也继续地发扬下去,王镛先生的介绍非常全面,使我们在把目光都着眼于西方传统艺术、西方现代主义、美国当代主义的同时回眸东方的艺术,看到东方艺术的魅力。”

讲座涵盖了印度现代艺术,包括绘画、雕塑、建筑,这对美术同仁也是新颖的,现场交流气氛热烈,最后美术研究所全体专家同王镛先生合影留念。

                    (供稿:美术研究所  编辑:沈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