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文所青年文艺讲坛系列之“田野调查、历史叙事与文化批评”

 

 

   20121227日下午,由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当代文艺批评中心主办的“青年文艺讲坛”在中国艺术研究院334会议室举行。讲坛题目是《田野调查、历史叙事和文化批评》,由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副研究员刘晓真主讲,中央民族大学多元文化研究所所长潘守永教授主持。出席此次讲坛的有中国艺术研究院马文所副所长祝东力、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黄文斌、编剧史航,中国艺术研究院、北京舞蹈学院、中央民族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以及《中国艺术报》、《民间文化论坛》等媒体的青年学者、学生近50人也参加了本期青年文艺讲坛。

   讲座内容包括田野调查、历史叙事、文化批评以及最后的问题反思,共四个部分,同时以刘晓真考察山东鼓子秧歌的调研经验为线索贯穿各个部分。

   首先,刘晓真阐明了论题中田野调查、历史叙事、文化批评之间的逻辑关系:“田野是一本书,在那里,我们可以看到非文字记载的历史,它可以与文献书籍交相呼应,丰富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和思考的维度,从而获得有效独立的文化和艺术批评。”

   关于“田野调查”,刘晓真以视频讲解的形式讲述了自己田野调查的经历,并以小见大地拉伸出当代民间舞蹈的存在方式和表现空间,即民间舞蹈一方面是一种本地的民俗活动,另一方面又参与地方经济和国家文化建设,由此导引出历史叙事的问题。

   关于“历史叙事”,刘晓真从“时间——历史事件”、“空间——表现形态”、“主体——社会角色”三个方面进行了阐述。她梳理了在当代中国的不同历史时期搜集整理民间舞蹈的国家行为的沿革过程;讲述了在田野、舞台、课堂三个不同表现空间中,民间舞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形成了怎样的特征;指出民间舞蹈的主体不仅仅是农民,还有其他的社会角色如地方文化干部、新文艺工作者、演员、编导、教师等。在这样的视野下,

   关于“文化批评”,刘晓真指出,文化批评介于经验和理论之间。在“田野调查”和“历史叙事”的基础上,她指出,在当代中国的文化格局中,百姓生活的常态和国家意识形态的诉求有其各自的逻辑,呈现出平行的关系,在这种结构中,百姓和国家又通过经济和政治活动上下贯通,表现为“身体记忆和流动的礼制”。继而,她又提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文化结构,如何形成这种体制框架?需要从文化的逻辑、历史的分流、现状的矛盾三个方面寻找其合理之处 ,反省其不足。

   最后,刘晓真提出自己的反思。第一,如何在田野调查中修正和重建我们的知识结构?第二,如何解决田野调查前的理论准备与调查中的观念预设的矛盾?第三,如何看待个案研究的独特性、地方性,如何看待、叙述它们与国家、社会、历史之间的关系?第四,如何在资料的采集整理和案头书写中实现有效而独立的文化和艺术批评,而不沦为某种学说理论的注脚?

   在讲坛的讨论环节,针对刘晓真在研究过程中发现的问题,参加此次论坛的领导和相关人员各抒己见,阐明自己的观点。史航先生对刘晓真的研究给予很高的评价,对其描述秧歌变迁的部分予以充分肯定。籍贯是台湾高雄的客家人黄文斌先生从自己的生活环境和亲身经历出发,讲述了秧歌从农家休闲时的娱乐活动走进艺术领域的过程。中国文联《民间文化论坛》编辑冯丽女士认为,秧歌首先是人的生命状态和情感的表达,其次是一种文化符号,最后上升为政治符号,导致秧歌的文化内涵被割裂甚至被抽离。中国艺术研究院马文所副所长祝东力研究员以秧歌为例,指出生活内容、艺术内容和舞蹈形式同步发生变化,秧歌在1940年代末是迎接解放的特定的政治活动,扭秧歌中的“扭”强烈地表达了当时人们对新生活、新社会的向往。

   本期青年文艺讲坛为青年学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交流平台,活跃了学术空气,加强了各艺术领域以及其他学科之间的互动交流,也展示青年学者们的学养和潜力,受到大家的普遍欢迎。讲坛在热烈的氛围中结束。

                (供稿: 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  编辑: 沈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