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文所举办第五期“青年文艺论坛”

论坛现场 

“日常生活审美化”和“生活美学”是新世纪以来美学、文艺学界的热点话题。20111027,我院马文所当代文艺批评中心主办的第五期“青年文艺论坛”以“日常生活美学:理论、经验与反思”为主题,进行专门研讨。论坛由院文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李修建博士主持,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刘悦笛副研究员和我院《艺术评论》杂志社李雷博士主讲,文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张颖博士担任评议人。来自院内外的二十余名学者和青年学人参加了本次论坛。

李雷在题为《“日常生活审美化”在中国》的报告中,主要讲了三方面问题:一是“日常生活审美化”的西方理论来源,介绍了费瑟斯通和韦尔施二人对“日常生活审美化”的阐释。二是中国学界接受该话题的现实基础和思想文化基础,20世纪90年代大众文化的兴起和当代审美文化研究为日常生活审美化的引入奠定了思想文化基础。三是美学、文艺学界对“日常生活审美化”的争论和批判,李雷认为不能对其加以简单化的肯定或否定,而应进行有原则的辩护。

刘悦笛是近年来“生活美学”的积极推动者,他报告的题目为《中国化的“生活美学”》。他首先立足于国际美学思潮,指出“生活美学”是和艺术哲学、环境美学并列的当代三大国际美学热点之一。然后着眼当代中国美学史,他认为,就美学本体论而言,六十年来的当代中国美学,经历了从实践论到存在论到生活论的转变。实践论和存在论,都是二元论,而生活论美学主张回到生活世界,能够摆脱二元论的倾向。刘悦笛接着从三个方面进行了论证,一是分析了以胡塞尔、杜威、后期维特根斯坦等人所构成的生活论美学的西方哲学基础,二是认为中国古典美学不乏生活美学的内容,三是当代艺术史体现出了生活美学的趋向。作为一个结论,他指出生活美学是本体论意义上的美学建构。

张颖博士在评议中谈到了她对两个话题的思考和困惑。她认为,日常生活审美化可能隐含有意识形态的维度。生活美学作为各种资源交汇的产物,一方面具有较强的理论阐释力,另一方面,一旦将生活美学推广至整个美学领域,它的定义可能隐含着某些裂痕,需要谨慎地对待。

在讨论中,与会者结合自身的学科背景与学术兴趣,围绕两位主讲人的发言展开了热烈探讨。王磊等人认为,“日常生活审美化”作为一个特定问题,发生在经济全球化和消费社会的语境之中,存在理论的适用性和有限性。一方面,民俗审美无法纳入其中,另一方面,底层民众可能不存在日常生活审美化的问题。张慧瑜和刘涛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知识分子和政治之间的关系对“日常生活审美化”进行了解析,认为这个话题和90年代的人文精神论争具有延续性。崔柯、冯巍等人认为研究者的立场显得暧昧,应该以一种批判性的立场来看待这个话题。何吉贤也认为研究者需要一种终极的关怀意识。王巨川从诗歌的角度切入,认为日常生活审美化有可能造成对经典的颠覆,需要厘清其适用性。祝东力、石一枫等人则对“文革”时期是否存在日常生活的问题进行了探讨。祝东力还从北欧和南欧民族性差异的角度对康德美学进行了分析,认为日常生活美学研究是古典美学拓展研究领域的结果。阳丽君同样谈及美学文艺学的研究对象问题。陈亦水则结合苹果产品,认为日常生活审美化成为一种销售策略,她认为中国同样可以利用这种策略,来建构自身的文化。李修建从西方史学思潮出发,指出后期年鉴学派的研究,以及20世纪80年代兴起的日常生活史研究和微观史学,体现出对日常生活研究的重视。刘悦笛结合当代中国美学史,重申了生活美学作为本体论美学的地位和价值,对讨论进行了回应。

马文所举办的“青年文艺论坛”选择当前文化艺术领域的热点问题、焦点现象为论题,同时也关注理论话题。在浓郁的学术氛围中,与会学者对“日常生活审美化”和“生活美学”这样相对专业化的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探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撰稿:文化人类学中心  编辑:顾骁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