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文所举办第三期“青年文艺论坛”

 

2011818,由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当代文艺批评中心主办的第三期“青年文艺论坛”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举行,本期论坛的主题是“新世纪中国电影的‘繁荣’与忧思”,论坛由我院文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刘藩博士主持,我院影视艺术研究所张慧瑜博士、中国传媒大学国际交流中心李玥阳博士、我院科研处孙佳山主讲,《艺术评论》杂志社唐宏峰博士担任评议人。马文所所长陈飞龙、副所长祝东力,以及来自院内外相关专业的30余名青年学人参加了论坛。

在题为《“一百亿”的话语空间及其症候》的报告中,孙佳山分析了中国电影100亿票房的形成过程以及随之而来的话语模式的变化。2010年之后,中国电影稳步进入到一个票房总收入100亿人民币以上的时代。在资本运作的逻辑下,中国电影开始建构一套中产阶级趣味的话语模式。但增长并不意味着成功。首先,电影的产业链是不健康的,资本垄断造成了不健康的市场机制;第二,影院自身的盈利收入空间比较小;第三,在没能形成院线的地区,那些仍由各省市电影公司管理的影院和他们所在地区的观众,则被排除出了这场东部沿海地区院线大快朵颐的盛宴。

慧瑜博士在题为《从主旋律到主流大片》的报告中指出,20世纪以来,在世界范围内,中产阶级的出现带来社会结构的变化,整体进入消费社会阶段。90年代以来尤其是新世纪以来,中国社会内部也出现了这样一批新中产阶层,国产大片的繁荣主要是和这一新中产阶层相关。其次,中国从建国后一直到80年代以来的文化体制,保证了电影从来就是一种全民可以分享的艺术样式。但从当前整个中国电影的格局来看,院线制市场模式所覆盖的范围很有限。他指出,一方面我们需要在硬件上建设,让更多的人看到电影,分享电影。另一方面,电影应该考虑观众的喜怒哀乐,要和观众紧密地联系起来。

李玥阳博士在题为《国产大片的权力叙事》的报告中对《英雄》、《赵氏孤儿》等电影进行了文本细读,指出了电影大片中所隐含的权力叙事。她指出,2002年的电影《英雄》作为一个转折点,直接影响了其后中国电影大片的叙事逻辑。《英雄》所隐含的是一种胜利者逻辑、强权逻辑。从《英雄》起一直到最近的《赵氏孤儿》等,国产大片至今仍在复制、生产着这样一个胜利者逻辑。她认为,中国电影应该做得更大更强,但是同时也应该向多元的格局发展,容纳一些小片。这可能是中国电影未来更好的选择。

唐宏峰博士在评议中指出,三位主讲人的主题可以概括为中产阶级和中国故事。他们的分析侧重思考大片的生产与当代中国思想的某些结构性变化,将电影与当代中国人的情感或精神结构等联系起来。她也提出了一些问题,如想象的观影中产和现实中的中产阶级是有区别的,对中国电影的反思应该继续推进,阐发一些更细微的问题。

随后,大家围绕电影产业、观影人群的结构以及资本化和电影的品质之间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

针对中国电影市场繁荣但艺术质量和文化品质不高的情况,大家从不同角度提出了电影的产业化过程中的诸多问题,主要体现在:资本不敢接触现实题材,只好逃避到历史或道德、观念的冲突层面;电影的娱乐价值遮蔽了应有的文化内蕴;90年代以后,预期的观众不再是之前的大众,而是变为中产阶级,普通的观众、农村的、边远地区的以及二三线城市的普通的市民都不在预期的观众之内。

针对当前中国电影的观影人群的问题,有人指出,根据统计数字,在观影人群里,39岁以下的总计占观影人群的85%以上, 40岁以上的人很少进入影院消费。针对此问题,大家从各个角度出发,讨论了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方面:80年代以前电影院承担了公共文化空间的功能,到今天这个功能已经消失;观众没有跟上电影本身创作方式的更新,还停留在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脉络中;电影作为一种消费文化,本身也是一种低龄化的文化样态;观影的动机之一是参与媒体围绕电影制造的话题;中国实际上没有中产阶级,只是在试图构造一种中产阶级趣味,而且还是别国的中产阶级趣味,是一种高端的、非本土的经验。

有人则指出,仅靠资本化解决不了电影的艺术价值不高、文化内涵贫乏的问题。而且,在资本和市场化运作基础上,被提高的是什么样的价值观,是谁的价值观,也是一个问题。从80年代到90年代,中国电影经历过焦虑、反抗,最后走向了对全球化、市场化逻辑的妥协、迎合。只有从文化批判的角度,才能超越全球资本主义的思维框架和逻辑。也有人认为,中国缺少一种稳定的、明确的核心价值观,在这样的一个大前提下,无论这个市场是怎样的,成批的好作品不可能出现的。

 

                       (供稿:马文所    编辑:顾骁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