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媒介语境下的大电影观念研讨会

暨“热播影视剧跟踪研究”成果发布会

会议综述

 

2011613,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艺术研究所主办的“全媒介语境下的大电影观念研讨会暨‘热播影视剧跟踪研究’成果发布会”在中国艺术研究院隆重召开。随着中国影视产业的崛起和动漫、网络、手机等新媒体艺术的快速发展,电影、电视等传统媒介已经远远不能描述人们的影像经验。新世纪以来,数字技术不仅给电影生产带来一场革命,而且也深刻地影响着影像艺术的消费。针对这些横跨不同媒介的影像艺术现象,来自国内影视、文艺界的专家40余人,就“全媒介语境与大电影转向”、“影视、动漫及手机剧、网络剧等新媒体艺术的发展与融合”、“大电影观念辨析”和“大电影时代的影视评价标准”等不同议题展开了深入的研讨。

会议由电影电视艺术研究所所长丁亚平研究员主持,他认为,近年来,我国电影电视业快速发展,热播影视剧的社会影响也越来越大,发展势头很好。影视产业整体规模和实力快速提升,影视产品的品种、样式、数量极其丰富,可以讲,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全球化趋势日益加深,全球化让我们越来越专注于电影的概念、观念与想法的生产,我们相互交流信息、观点,共享行业资源,酝酿观念变革,既要充满热情地关注影视的变化、发展的现状,又要直面批评,尽情合理的批判,还要极具想象力,富于批评,研究一种有创造的主观性、主动性,这是今天召开这个会议的基本出发点和比较强烈的期待。

中国艺术研究院高显莉副院长在致辞中指出,近几年来,我国的电影产业发展得越来越好,对社会的影响也越来越大,这些年,院里也非常重视对当下艺术创造的评论、研究,去年影视所申请到院里的一个重点课题“热播影视剧跟踪研究”,就是对当下的电影、电视等影视艺术进行全方位的专业的研究和评论。《大电影时代》这本书就是影视所交出的第一份研究成果,它全面总结了2010年电影、电视剧、动漫、新媒体剧、网络剧、手机剧、进口影视剧等影视艺术的发展状况,既有对传统电影的分析,又有对网络剧、手机剧的展望。在打破界限的同时,获得了全新的理论视野。近几年来,中国艺术研究院在文章部长的带领下,明确了新的发展思路和建院目标,建设集科研、教育、创作为一体,全球一流、世界知名的艺术科研中心、艺术教育中心与国际艺术交流中心,已经形成了科研、教育、创作三位一体的发展格局。在科研方面,院里积极推动把理论研究与创作实践相结合,在这方面,影视所做出的好的榜样。

中国电影资料馆馆长傅红星馆长认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艺术研究所对当下影视发展是非常敏感的。随着中国影视的飞速发展,电影理论和批评要适应这种发展,因此,急需建立客观、公正、权威的评价体系。《文艺报》总编辑阎晶明认为,中国电影的评论和文学评论一样成熟,但是电视剧评论还不是很成熟,从全世界范围来说,电视剧的评论可能也还欠缺一些专业性的理论基础和一些必要的经验和借鉴。中国电视艺委会的王丹彦主任指出大电影时代有三个特征,一是进入了全媒体时代,媒介的多样化使得人人都可以是一个小台长,人人都可以是一个小总编,这就需要提高媒介的影响力和传播力;第二是不同媒介的兼容与独立并存,电影是多媒介影像的基础;第三,面对多元复杂的媒介环境,媒介自身需要提供文化自觉和文化判断力。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助理贾磊磊研究员指出,近几年,中国艺术研究院一直加大对现实领域的艺术创作研究的力度,影视所在不长的时间里就出了这本《大电影时代》是很重要的成果。中国电影处于一个升级换代的时代,电影的拍摄技术和传播路径发生了非常多的变化,需要理论家来关注、研究这些新的问题。中国艺术研究院科研处沙蕙处长也指出,2010年中国艺术研究院推出了13个研究课题,影视所的“热播影视剧跟踪研究”是其中之一,《大电影时代》是这个课题的第一本研究成果,它提出如何重建影视文化评价体系的问题,从广度上来说覆盖了各种电影的形态,从深度上来说有专家的学术背景,从速度上来说也是站在学术前沿的。

围绕着“大电影”观念和当下的影视批评,专家、学者进行了深入研讨。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电影频道节目中心副主任陆红实认为,“大电影”这个概念是非常合适的,因为当下中国影视面临着分众化,原来的电影终端就是大荧幕,现在它的终端多样化了,不仅是大荧幕,还有各种各样移动的和固定的终端来进行传播。因此,需要从整体性的角度来研究现在的电影。中国电影资料馆副馆长饶曙光认为全媒介语境下电影产业链的完善是当前中国电影面临的最大难题,需要解决三方面的问题。一是知识版权保护,只有法律、观念上有知识产权保护,中国大电影才能可持续发展;二是要充分认识到植入式广告对中国电影产业的损害,植入式广告与以票房为主的中国电影产业有关,如果不能有效抑制这种过度的植入式广告,会对整个电影产业发展产生一种破坏性;三是中国电影的产业链基本上停留在主流院线,停留在主流票房,如何在大电影观念下完善这个产业链、实现中国电影的可持续发展是应该思考的问题。中国电影博物馆副馆长邢建毅主要谈了全媒体语境下电影的变与不变。变化的是,信息技术的进步,如《阿凡达》实现了真人演出和计算机图象的无缝接合,也创造和拓展了观众的需求,如3D剧目很受观众欢迎。不变的是,如目前中国电影的核心观众是1829岁的年轻,职业是白领,其带来的核心消费模式还是到电影院里看电影。文化艺术出版社总编辑查振科认为,现在是从文化消费走向读图时代,以电影为代表的全媒介影像艺术会越来越重要。

北京大学张颐武教授指出,“大电影”这个观念非常契合当下中国影视发展的时机,一个是这本书的当代性很强,二是把产业的研究和文本的研究结合得比较紧密,三是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观念“大电影”,这个概念把电影、电视剧、动漫、进口影视剧等都整合到一起。另外,中国影视正在由一、二线城市向三、四线城市发展,全球化变成了“全国化”。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陈旭光教授认为大电影观念反映了电影创作机制的多元化以及新的电影观念的变化,但好像还缺乏一种纯理论性的整合。北京大学艺术学院的李道新教授认为在这样的一个多媒介影像的时代,用大电影这个概念来进行某种统和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理解,一个是大电影通过不同的媒介来进行生产、传播与消费的一个实践,二是包括电影、电视剧、网络视频和手机电影等各种不同媒介值得影像艺术在内的统称,我觉得或许这个是可以称为大电影的。

北京电影学院国际交流学院院长钟大丰教授认为,虽然中国电影从是世纪初的几十部,到现在的五百多部,有很大的发展,但是精品还不多。人们对类型电影有越来越多关注和研究,有一些不错的尝试,还需要进一步和观众沟通,找出内在的规律。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系主任、电影研究所所长杨远婴教授也指出新媒介语境下的“大电影”也需要好的故事,这才是电影最重要的东西。比如好莱坞不管它的叙事框架怎么变,但是都会有一个打动人心的故事,而贯穿其中的核心观点就是美国主流价值观自由和平等。中国传媒大学胡克教授认为大电影概念还值得商榷,大电影本身是包括影院电影、手机电影在内的概念,是多元化电影生态的体现,而影院电影与手机电影有着非常大的区别。如何把这些不同媒介的影像整合在一起,是需要进一步思考的问题。北京电影学院陈山教授认为,目前电影界有两个思潮,一种是往前走,吸收新的媒介,形成新的电影生态,二是要保持原有的状态,捍卫电影的纯洁性。电影不是纯粹的艺术,应该吸收其他流行艺术的任何特长。

中国传媒大学电影研究所所长苗棣教授认为全媒介语境对影像叙事有很大作用,不同时代的媒介会生产不同的影像叙事。如果说传统电影承担着大众叙事的功能,那么70年代以后这种大众叙事功能就被电视取代了,而电影则追求影像奇观。所以说不同的媒介承担着不同的功能,这也是对媒介自身限制的自觉。中国传媒大学图书馆馆长周靖波教授认为在影像文化爆炸的情况下,有电影文化、网络文化、手机文化等,必然会带来一种审美情感上的交锋,但也带来各种审美形式疆域的消失和弥合。

中国电影家协会电影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刘浩东认为“大电影”的提出代表着电影观念的变化,在这个多媒体时代,电影、电视、动漫等不仅是一种竞争关系,也是一种合作关系,在产业链上可以互补。《人民日报》文艺评论主编向兵认为,尽管中国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电视剧的生产大国和最大的电视剧的消费大国,但是电视剧研究和批评或很弱,希望有更多的评论家们来关注电视剧,因为电视剧的观众太多了,影响太大了。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学术部主任赵彤认为全媒介受众的形成意味着有一个庞大的文化消费人群,由于民族文化特点决定这个群体的文化需求是内需型的,所以,全媒介的产业扩张应该是拉动文化的内需。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所的老所长章柏青老师认为,大电影时代的批评研究,需要用一种新颖的批评观念来分析电影,这也是电影发展的内在需要。《艺术评论》杂志社的唐宏峰编辑也认为大电影观念是对现在电影理论困境的突破,面对手机电影、网络电影,传统的电影理论已经相对滞后,需要新的理论创新。

最后,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所的几位课题组的研究人员也结合自己的研究谈了对大电影观念的认识。赵卫防副所长认为,中国电影的繁荣带动了我们对大电影时代的认识,感觉大电影时代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了,但是电影产业距离特别繁荣还有一定的距离,真正上院线的,真正能够产生影响的影片并不多,对中国电影未来的发展方向需要更深入思考。高小健研究员认为,提出大电影观念的前提是技术进步和多媒体时代的到来,出现了影院电影、电视电影、网络电影、手机电影、数字电影、DVD3D电影等,在这种多媒体的形势下,可能会更加有利于打通电影发展的产业链。许婧老师指出大电影概念首先是各种视觉媒介、视觉文化发展的产物,但视觉文化的过度膨胀也会衰减成很多真实的、历史的东西。丁亚平所长认为各位专家就大电影观念展开的讨论,对于进一步思考影视产业的快速发展富有重要的学术意义,对于《大电影时代》这本研究成果的肯定和批评,也为下一步研究提供了很多启示和方法。

(供稿:电影电视艺术研究所  编辑:顾骁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