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戏曲研究所主办“地方戏昆腔学术研讨会”

 

2010122426日,由我院戏曲研究所主办的“地方戏昆腔学术研讨会”在京举行。来自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四川、湖北、湖南、河北、陕西等省市和中国台湾地区的3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24位学者提交了论文。本次研讨会得到文化部副部长、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的重视和支持。中国艺术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张庆善,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刘祯,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副所长刘文峰出席了会议。

2001年昆曲成为首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以来,昆曲艺术发展和研究保护工作都得到进一步的推进。在昆曲遗产保护研究方面,我院推出了国家重大、重点课题《昆曲艺术大典》、“昆曲与传统文化研究丛书”、《昆曲口述史》等众多研究成果,在已取得的一系列研究成果的基础之上,为进一步扩大研究领域,召开了以“地方戏昆腔”为主题的学术研讨会,以期促进昆曲研究走向深入。在本次研讨会上,与会学者就昆曲与地方戏的关系、昆曲的全域与地方关系、正昆草昆问题、各地方昆腔的历史与现状、地方戏昆腔的非遗保护等问题展开了一系列深入的探讨。

著名戏剧理论家、剧作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郭汉城先生提出从地方戏中寻找昆曲传统的问题,并就此上升到我们的戏曲传统如何恢复的大问题。他提出研究工作的第一步是集中力量把地方戏里的昆腔资料充分挖掘出来,但不止步于此,在不违背大的戏曲发展规律的前提下,可以对传统作适当的吸收、借鉴。著名戏剧家、中国剧协顾问刘厚生先生认为,地方戏里的昆腔,是个非常重要的学术问题,而且不仅是昆腔的问题,还是个地方戏的问题。他指出地方戏和昆腔之间既有相互吸纳、融合的关系,也有交流、竞争的存在。他细致区分出多声腔剧种里的昆腔和地方戏中独立的昆腔的不同,并提议今后的昆剧节不应只包括七个昆剧院团,还应吸收全国其它剧种中能够演出的昆腔。

我院戏曲研究所王安葵研究员指出,昆曲与地方戏并非是截然分开的,地方戏吸收了昆曲的成分,昆腔进入地方戏之后也吸收地方戏的成分,他们之间是能够互相容纳、互相吸收的。互相吸收之后增加了地方戏的丰富性,也说明昆曲有在地方戏中落地生根的生命力。地方戏中的昆腔有特殊的价值,而其目前的生存状态并不好,应抓紧对地方戏中的昆腔剧目和场次进行挖掘、记录、保护,它可以为地方戏的改革发展提供有益的借鉴,也可为昆曲的传承发展开阔思路。他就地方戏和昆腔互相借鉴学习的问题指出,地方戏向昆曲的学习不能只是“味精”式的点缀,从地方戏的发展经验看昆曲,昆曲是否有进一步变化发展的可能。

南京大学的俞为民教授提出了昆曲的全域性与地方性的变异及其互补性问题,他认为昆曲在其形成发展的早期,就已具备了地方性与全域性的关联,两种类型的昆曲并行发展,各自互补。我院戏曲研究所王馗副研究员提出了昆曲艺术的国家品格与地方风格问题,他认为昆曲艺术在历史中形成的这种艺术分野,是理解昆曲艺术遗产的重要视角。湖南省艺术研究所的邹世毅研究员提示,湖南祁剧中的地方化了、演出连台本戏的昆曲被称为正昆,在剧种历史演变中遗存的某些折子戏反被称为草昆,对我们认知昆曲的“正”、“草”关系提供了辩证思路。

湘剧昆曲专家范正明,江西昆曲专家万叶,浙江昆曲专家徐宏图、洪波,北方昆曲专家张松岩、丛兆桓,辰河戏昆曲专家李怀荪,川昆专家杜建华,江苏昆曲专家周秦,陕西昆曲专家焦海民,正字戏昆曲专家刘怀堂,台湾昆曲专家罗丽容、施德玉,我院戏曲研究所刘文峰、谢雍君、柯凡等专家学者,分别就各地方戏昆腔的历史发展、现存状况、非遗保护等具体问题作了个案式的详尽研讨。

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刘祯对研讨会作了小结,他认为本次会议对地方戏昆腔的研讨仅是开始,是保护、抢救地方戏昆腔的序幕,激发了许多过去不被重视的学术问题。对地方戏昆腔这一研讨题目的选择,可以看出我们一贯的学术追求和学术思路。会后将编辑出版《地方戏昆腔论集》,期待继续推进对这一课题的深入研讨。

《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文艺报》等媒体对本次研讨会予以了报道。

 

(供稿:戏研所  编辑:顾骁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