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为鼓乐燃烧——《西安鼓乐全书》出版座谈会

在中国艺术研究院隆重举行

 

2010411上午,由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西安音乐学院、文化艺术出版社共同主办的“生命为鼓乐燃烧——《西安鼓乐全书》出版座谈会”在中国艺术研究院隆重举行。出席会议的有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刘茜、音乐研究所所长田青、文化艺术出版社社长张子康、文化艺术出版社总编辑查振科、西安音乐学院党委书记安宁、西安音乐学院副院长罗艺峰、以及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南京艺术学院等院校的众多专家学者60余人。

西安鼓乐是流行于陕西西安市区及南部终南山一带的民间古老的鼓笛系乐种,以西安城隍庙、东仓、西仓、周至南集贤东西村、长安何家营等乐社最为著名,演奏风格可分为道、僧、俗三大流派,表演形式有“坐乐”和“行乐”两种类型。无论从乐队的组合形式、曲调的丰富来源、乐谱的古老传统,还是宫调体系的复杂多样等方面看,西安鼓乐都无愧为传统音乐的瑰宝,是中华民族几千年音乐史存留至今的“活化石”。

正是西安鼓乐的学术及审美价值,使其很早便走进研究者和艺术家的视野,成为学术研究与音乐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20世纪50年代,杨荫浏先生据西安鼓乐俗字谱成功译解《白石道人歌曲》,已成为音乐学研究的经典范例;筝曲《香山射鼓》、琵琶曲《新翻羽调绿腰》、民族管弦乐《骊山吟》等众多以西安鼓乐为基本素材的作品,也在当代音乐创作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所有这些成果的取得,都离不开创作者对西安鼓乐全面深入的了解,更离不开诸多学者长年对西安鼓乐的发掘、整理与研究。

回首中国百年来的音乐学发展历程,能够让人们将某个乐种与研究者名字自然联系起来的学者并不多见。就像我们提到苏南吹打和阿炳的音乐便想到杨荫浏,提到新疆的维吾尔木卡姆便想起万桐书和周吉一样,李石根(1919— )这个名字也早与西安鼓乐连在一起,堪称西安鼓乐学术价值与社会影响的代言人。

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初,李石根便开始了对西安鼓乐的采访、录音、整理与研究,半个多世纪以来从未间断,足迹遍及西安及周边所有乐社,共计采访二百余位民间艺人,收集古乐谱100多本,鼓乐曲谱1200余首(套),录音40多个小时,此外还有大量采访记录、照片等。在广泛收集整理资料的基础上,李石根对西安鼓乐进行了艰苦的记谱、译谱工作,并对这一具有悠久历史的古老乐种展开研究。20世纪80年代以来,已过花甲之年的他以惊人的毅力和速度,发表了《唐大曲与西安鼓乐的形式结构》、《中国古谱发展史上一次重大改革——泛论工尺谱的产生及其形成过程》、《论西安鼓乐的宫调特征》、《日本雅乐与西安鼓乐的比较研究》、《法曲辩》等一系列富有卓见的论文,涉及传统乐种、隋唐燕乐、日本雅乐、工尺谱、俗字谱及宫调理论等音乐史学和民族音乐学领域诸多课题,在海内外学术界产生广泛影响,为深化西安鼓乐及中国音乐史研究做出了突出贡献。

在整理、研究西安鼓乐的过程中,李石根与同事曾几次将鼓乐资料和研究成果结集:1959年至1965年,编印《陕西鼓乐译谱汇编》资料集,约二百多万字;80年代初重新编印《西安鼓乐曲集》,收集一千多首鼓乐曲谱,约三百多万字;油印专著《西安鼓乐艺术传统浅识》……锲而不舍,金石可镂。李石根半个多世纪的学术积累,至1990年终于汇成今天人们所见洋洋大观的《西安鼓乐全书》初稿。书稿即成,如何能让它早日公诸于世,以传扬西安鼓乐、惠及学林,便成为石根先生和广大鼓乐社艺人最大的心愿。然而天公不作美,在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当代社会,这个质朴而美好的夙愿却遭到商品经济浪潮的无情冲击。匵中之玉鲜人问津,无情的现实竟让当时年逾古稀的石根老人,苦等到了须发皆白的鲐背之年!

步入21世纪,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春风,让人们再次感到《全书》出版的希望。2004年,西安鼓乐被列为“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第二批专业试点项目”,古老乐种逐渐成为各路媒体报道的焦点,知名度不断提高,《全书》出版也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2005年底,去西安调查鼓乐的中央音乐学院博士后李玫女士的到来,使《全书》出版获得了实质性进展。通过她此后几年的辛勤奔走和多方联系,《全出》出版事宜得到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及西安音乐学院、陕西省音乐家协会的专款资助。2009年,这部饱含着李石根先生毕生心血的皇皇巨著终于问世,成为西安鼓乐研究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全书》共分两部五卷,共380万字。第一部包含“鼓乐概论”、“资料汇编”、“西安鼓乐俗字谱的研究”、“西安鼓乐俗字谱的解读”、“散论”等五编,并附有“鼓乐曲(牌)名索引”,在展现作者西安鼓乐研究成果的同时,也为我们提供了不可多得的第一、二手调查资料。透过这部分内容,我们可较全面地了解西安鼓乐的研究现状和有待解决的问题。

《全书》后四卷为第二部“译谱总编”,汇辑了西安鼓乐各类体裁的近千首曲目(牌),按体裁分三编排列:第一编为“单曲”,依次为起、拍曲、耍曲、歌章;第二编为“套曲”,依次为套词、北词、南词、外南词、经套、大乐、法鼓段、别子、赚、打札子、鼓札子、念词;第三编为“总谱”,依次为坐乐、行乐、开坛鼓。各部分均按释文、影印件、曲谱三大类编辑,共收录50多册较完整的抄本,集中展现出西安鼓乐俗字谱的全貌,为学术研究提供了极大便利。此外,《全书》还录有乐谱、乐器等图片200多幅,并附音响资料CD3张)及DVD,可谓西安鼓乐的“百科全书”。

值得一提的是,帮助李老整理编校书稿的几位学者也多已过花甲之年,他们为《全书》出版付出了难以想象的辛劳。诚如《全书》“后记”所言,这部尘封多年的文稿早已散乱不堪,约占《全书》三分之二的乐谱需重新核校,原印刷件中的诸多错误需仔细订正,再加上古谱的生僻符号及大量图表所带来的排版困难,所有这些都成为出版工作中十分棘手的问题。《全书》篇幅之巨、编纂工作之繁、出版难度之大,在当今音乐出版界也是不多见的。

如今,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运动方兴未艾,西安鼓乐也已成功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四批“人类口头与非物质遗产”名录,这一古老乐种正获得前所未有的生存契机。让我们衷心祝愿李石根老人健康长寿,祝愿西安鼓乐代代相传,祝愿我们的传统音乐文化青春永驻,傲然于世界民族艺术之林!

 

(供稿:音乐研究所  编辑:顾骁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