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研究所举办京剧《金锁记》学术研讨会

  11月17日起,台湾国光剧团携新编京剧《金锁记》赴大陆进行交流演出,陆续于11月18日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及11月21、22日在国家大剧院演出。23日上午,戏曲研究所举办京剧《金锁记》学术研讨会,戏曲界在京专家十余人以及《金锁记》主创人员参与研讨会,就该剧的编演效果、台湾及大陆戏剧的创演理念、中国戏曲传统的保存与创新等问题展开讨论。
  台湾国光剧团是台湾目前最大的戏曲院团。该团自1995年创建以来,坚持以“贴近时代脉动”为立场编演戏剧,已成功推出《大将春秋》、《阎罗梦》、《三个人儿两盏灯》等优秀作品。此次编演的京剧《金锁记》脱胎于张爱玲的同名小说,在编剧、导演、演员、舞台设计各方面,完全是“台湾制造”。该剧在台湾三年已三度公演,此次系首度在内地演出。
  研讨会上,专家们高度赞赏京剧《金锁记》的创新意义,并肯定了国光剧团在推广戏曲、培养观众方面取得的成绩。郭启宏评价该剧尊重、体现了小说的神韵,把“这一个”曹七巧的形象深刻、细致的刻画了出来。该剧在时空的自由运用、意识流的表现、检场与时空流转的结合等方面有新颖独到之处,为戏曲舞台语言的现代化处理提供了借鉴。曲六乙对于该剧在追求精致化、大众化、多元化方面所取得的成功感到十分欣喜,认为曹七巧的饰演者魏海敏已达到“秀于表、慧于心”的表演境界。谢柏梁认为,国光剧团在编、导、演和戏曲推广上集结了台湾一批高学历、高水准的人才,全团人员齐心协力以“打造戏曲文化的金字招牌”为目标,已在台湾艺术界树立了优质的人文形象。国光剧团高度的文化追求和制作水准值得中国其他剧团学习。刘祯认为京剧《金锁记》成功诠释了张爱玲笔下的人物,尤其是“曹七巧”形象的成功塑造,丰富了京剧舞台艺术形象,在当代京剧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曹七巧的角色不同于传统小说中的贤良端庄的女主人公,也不同于“五四”新文学以来新锐文学家所塑造的新女性,而是一个既继承了传统文学中对女性恶俗一面的描写、又熔铸了现代人格中精神分裂人格刻画的界于新与旧之间的文学典型,这一人物被京剧成功的呈现出来,必定成为京剧史中的独特风景。
  《金锁记》的编剧、国立台湾大学戏剧系教授王安祈针对专家们的评述,阐释了她对于该剧的编演思路,指出该剧同国光剧团推出的众多新编戏曲一样,放眼于培养戏曲未来的观众群,因此在吸引年轻观众方面用力颇深。剧作迥异于传统戏曲忠孝节义的主题,以民国时期为时代背景,在京剧这一主要载体外,大量使用了现代戏剧手法和电影运镜方式,并且具有较为浓厚的文学性,这些因素都有助于吸引更多年轻观众走进剧场。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将《金锁记》这部意义复杂、文字充满意象色彩的小说改编成京剧,难度很大,而国光剧团的改编排演十分成功。该剧浓厚的文学性、新颖多元的表现手法,以及演员扎实的唱功和细腻、投入的表演,充分体现了张爱玲小说“华丽而苍凉”的味道,也使曹七巧这一独特的人物形象生动的呈现并将流传在京剧舞台。海峡两岸推进京剧乃至整个戏曲发展的路线具有一致性,即保存传统的同时又创演具有现代意识的新剧。国光剧团在接通古典、传统京剧和现代观众情感上作出的探索,为传统戏曲的现代化发展提供了一种有效的途径。

(供稿:柯凡 编辑:杜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