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研究所举办《陈介祺与晚清金石学》讲座

 

2009513上午,美术研究所举办学术活动,由美术研究所陆明君博士作了题名为《陈介祺与晚清金石学》的专题讲座。其对陈介祺在金石学上的成就、贡献、影响及地位进行了客观的论述,重点对金石学上的一些学术问题谈了自己的观点,并作了阐述。内容分以下几部分:

一、陈介祺生平事略。简要介绍了陈介祺的家世、一生的大体经历等,重点对其辞官回籍、专事金石学的原因作了分析。

二、集藏古、鉴古、传古于一身的金石学开拓者。一是概括性地介绍了陈介祺作为“金石收藏第一人”的藏品种类之多、数量之巨、品质之精情况;二是阐明了陈介祺在鉴古辨伪方面“眼明如炬”的卓识;三是叙说了陈介祺抱传古之志,在传拓方面的探索、精湛的技艺,及其拓本遍及海内外的史实。在概括性分析中,作者认为:学术界涉及金石学,往往只侧重于铭文考释,从古文字学的角度作为研究的切入点,金石学独立的学科体系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由此带来了对金石学界人物成绩与地位评价标准的差异。陈介祺是晚清金石学中极为典型的人物,其典型性体现在他的鉴藏与传古实践等方面。没有博洽的学识,则不会有超群的鉴古辨伪之识和慧眼蒐罗之富藏,因此陈氏之弆藏、辨伪、传拓都应作为学术的重要内容,而这也正是其最有影响之处,较其在考释等方面的成绩而言,对金石学的贡献更大,这是应该给以充分关注的。

三、陈介祺在金石学学术上的贡献。在这部分中,简要从六个方面作了考述:(一)陶文的发现和考释。论说了陈介祺发现陶文在学术史上的意义及其在考释陶文方面的先见之明。(二)对以古文字补阙或订正《说文》的认识。对陈介祺首先提出并力倡以出土古文字而补充与订正《说文》的见解,及对他人的影响和启发所体现出的发凡之功。(三)对古文字与《尚书》等先秦文献互证的认识。通过分析,认为正如有学者所说:陈介祺等人的成绩和观念为二十世纪古文献新证研究提供了知识和理论上的准备,凸显了二十世纪古文献新证研究同传统金石学研究之间的学术传承关系。(四)对古玺印、封泥的认识。主要对陈介祺最早提出古玺为战国印,及将封泥与古玺印联系的超前观点,进行了评述。(五)名物考释。主要说了陈介祺对某些古器物在名义、形制、功用等方面上的探讨与成绩。(六)古文字考释。述说了陈介祺考释古文字的观点,并列举了其考释古文字的几个具体例证。通过以上六个方面的论析,作者认为:古文字学与考古学学科都是甲骨文发现以后形成或建立的,并对现代学术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罗振玉、王国维等甚至稍后的古文字及考古界学者,他们的学术基础皆源于晚清金石学,探讨古文字学、考古学甚至现代学术上的某些问题,往往须到晚清金石学中去追寻。因此,对陈介祺等这些金石学代表人物的研究是不可忽略的。陈介祺是拓宽金石学领域的先驱,也是打开现代考古学、古文字学之门的先导者。

四、晚清金石学的领潮人物。在这一部分中,简要论述了陈介祺作为当时独一无二的一个专业金石学家,与全国各地金石收藏爱好者、著名金石学家们的交游、书翰往来情况,及其被金石学界“封为山斗”的中心地位,在晚清金石学界所具有的影响。认为陈介祺作为一个极具传统思想的学者,以探究古代文明为己任,其对古代文物及文字遗迹的笃爱、虔诚之心和孜孜求索精神,在大力倡导弘扬祖国优秀文化遗产的当下,应从中得到一些启发。

活动最后,还进行了研讨,陆明君回答了入会学者们的提问。

本次活动由郑工副所长主持,美术研究所全体人员参加了这次学术活动。

                  

                    (供稿:王美妍 编辑:杭海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