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研究所召开追思会纪念季羡林先生

 

范曾先生(左三)讲演

刘梦溪所长(右二)讲演


  2009年7月20日上午11时,在中国文化研究所学术厅,范曾先生和刘梦溪所长分别作讲演追念季羡林先生。文化所全体同仁,我院创作研究中心的刘静,我院博士后郭长虹、石凤珍等参加了这次追思会。
  范先生回忆了与季老交往的一些感人故事,比如季老欣然给他的《庄子显灵记》写序;九十年代初期季老接受范先生邀请,出席南开大学人文学院创建典礼;范先生给季老过生日等。范先生认为,季老可称为当今之世的一个圣人。季老一字不删地出版在清华求学时期的日记,不愿意删去日记中当时记录的自己一些很不堪的念头,把自己彻底交给社会,这种真诚,令范先生肃然起敬。这与那些专门写给后人看的日记形成鲜明对比。季老去世前在处理丢画事件上,不愿意对北京大学有一点点的损害,这也反映出他一个大儒的精神。
  刘先生说到了很多人对季老的误解。他说,季先生的真价值,真正知道的人并不多。季先生是极端独立之人,内心绝不妥协。他的文章、著作、包括他的《牛棚杂记》,好像没什么,好像处处是妥协,可是他的“没什么”里边有什么。《牛棚杂记》是“千钧之言”。 有人批评季老文革后经常参加一些不该参加的会议,刘先生认为,只有经过文革之痛的人,才知道文革过后的思想解放,对学术、对个体生命意味着什么,所以季老格外爱惜青年,愿意参加一些会议。季老的文章都是时代性的,不是应付之话。很多思想性的话,是季先生说出来的。
  范先生、刘先生的讲述、评论,丰富了大家对季老的认识。


 
(供稿:中国文化研究所廖齐  编辑:韩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