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举办中国艺术人类学论坛暨国际学术研讨会

  2008年11月2日至4日,由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主办的“中国艺术人类学论坛暨国际学术研讨会”近日在京召开,来自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哥伦比亚大学、芝加哥大学,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日本爱知大学、早稻田大学,韩国首尔大学、岭南大学等各国的学者及中国37个大学及研究机构的艺术人类学学界的专家学者共聚一堂,从不同的理论视角和专业领域,就“传统技艺与当代社会发展”的主题展开了深入的讨论。

研讨会现场一

研讨会现场二

  开幕式由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秘书长邱春林主持,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名誉会长,文化部副部长、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出席了开幕式,并发表了讲话。他指出:当代社会发展越来越依靠高新技术和经济一体化,这种模式已经深度改变了世界各国的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的方式方法,也由此造成许多传统文化正在快速地消失,直接威胁到文化多样性的存在。优秀的传统技艺不仅体现了人类高超的身体机能和创造成果的精粹性、丰富性,还关联着情感、习俗、个性和精神思想。该如何让这些传统技艺在艺术实践中继续发挥应有的价值?该如何认识和处理好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社会发展之间的平衡关系?各个国家各个民族都有不尽相同的做法。此次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在北京成功地搭建一个交流和对话的平台,以加强各国学者之间的交流。这是中国艺术人类学学界的一件盛事,也是国际文化交流中的一件盛事。

文化部副部长、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讲话

  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会长方李莉代表大会组委会发表讲话,她在讲话中指出: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迅速发展,美国华尔街金融风暴袭卷全球的背景下,我们召开以“传统技艺与社会发展”为主题的这样一个国际性的研讨会,是有其深刻的历史意义与现实意义的。因为今天的社会发展越来越需要多元性的文化,多元性的价值观的互动与对话。这次在会议上要讨论的传统技艺基本是前工业文明各民族各地域性文化的产物,其不仅是不同国家和地区传统的表演技艺和手工技艺的体现,也是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价值体系与知识体系的重要表达方式与构成方式之一。结合当今的社会发展,或在当今社会发展的背景下讨论它们和理解它们是十分重要,也是十分必要的。这将利于我们在全球化的背景下,重新思考不同文化的价值观以及不同文化的知识体系在当今社会继续存在的价值与意义,以便给未来的社会发展提供更多新的可能性。
  开幕式结束后,三位学者做了主题发言,第一个发言者为方李莉研究员,她的发言题目为《本土性的现代化如何实践——以景德镇陶瓷手工艺的传承为例》,艺术人类学学会副会长、日本爱知大学教授周星先生讲到,方李莉研究员的发言谈到了本土的现代化实践问题,手工技艺的文化转型,既是后工业社会的一种特征,同时也是本土性现代化的一种实践。传统技艺做为一种生活艺术,在新的市场化和全球化的背景下,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并没有走向穷途末路,而是在实现了本土性的现代化转型后,就会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工艺艺术的劣等感实际上是人们人为建构的。而艺术人类学正是要打破这种劣等感。通过本土性现代化实践的方式,来重新建构一种有意义的文化生活,这也是费孝通先生和方李莉会长谈到的如何在富裕后构建一种精神化、艺术化的生活。在这种意义上来说,所谓的传统工艺也很难再使用“传统”一词了。这是一个很好的文化转型。
  第二位会议主题发言者是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平林宣和副教授,他谈到了现代京剧的表演技巧和身体技术。这种研究的角度非常独特。我们对京剧样板戏的评价实际上是相当复杂的,由于政治因素的关系,如何给京剧样板戏一个恰当的评价,都是比较困难的。但是在平林宣和副教授的发言中,用大量的文献、事实以及身体技艺对京剧样板戏的解读,都非常具有说服力,对我们的研究有很大的启发。最后一位主题发言者是韩国的朴南熙女士,论述了韩国当代社会和工艺的定位问题。朴女士对韩国的传统工艺方面讲得非常全面,把纯粹美术和工艺相区别作为一个世界性的问题提出来,这一个问题实际上构成了我们的很多的困扰,换句话说,在当代的场景下,艺术与工艺的区别已经不再有意义了,其实这种区别在某种程度上只是为了建构市场,对于人的生活来讲,不再有如此大的区别。所有的现代工艺都要兼顾实用性和审美性的要素,在这一点上,朴女士和刘载吉教授讲得实际上是一样的,即实用艺术的劣等感实际上是被人为建构的,而在现当代社会中我们应该打破这种劣等感。
  这次大会以“传统技艺·当代社会发展”为主题,共分为工艺与表演两个论坛,由来自中国、美国、英国、韩国、日本等国的50余位学者发言,80余位学者参与讨论,内容非常丰富,讨论的领域非常广泛。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的两位副会长周星教授与刘祯研究员分别对此次会议的工艺组以及表演组做了会议的学术总结报告。
  在工艺组论坛的讨论中,除了像陶瓷、刺绣、服饰这些比较大众的民间的艺术以外,还有一些比较草根性的论题如纹身工具、纸马、面花等主题的研究,从这个层面看,是艺术人类学会在学术领域上的一次拓展。另外,在这次工艺组的讨论中,有一些焦点问题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关于手工艺人或者传承人的研究,国家和艺术的关系,关于手工艺艺术品市场的问题,关于传统手工艺与传统乡土社会中民俗、宗教以及其他方面的关联,关于手工艺及其变迁的问题。
  在表演组论坛的讨论中,大部分与会者的论文和发言,都表现出了一种跨学科同时又与艺术人类学有机结合的特点。在此论坛中共同探讨了6个方面的问题:文化保护问题、对演出空间的研究、对傩戏的关注、学科的交叉研究、对传统的现代性的探讨、关于中国传统文化在域外的传播的问题。
  最后,在大会的闭幕式上,会长方李莉在大会总结中并指出:这次国际研讨会学会成立以后的一次尝试。会议期间,学会召开了一次常务理事会,确定将国际研讨会作为学会的一个长期会议的模式保持下来,争取每两年召开一次。每次会议都争取能出版一本高质量的论文集,如此下去经过若干年的积累,这些论文集就会成为艺术人类学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基础,也会加强我们在国际上的交流和扩大在国际上的影响。艺术人类学学会是一个跨专业的平台,在这里没有专业,也没有国界,在这里只有问题,我们从不同的专业,从不同的角度来讨论大家所关心的问题,这是最重要的。在这次研讨会中,“传统技艺与社会发展”的主题得到了充分而广泛的讨论,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供稿:安丽哲 编辑: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