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舞蹈研究所举办“中国舞剧艺术研讨会”

研讨会现场

著名舞蹈艺术家、舞蹈理论家资华筠(左三)发言

我院舞蹈所所长罗斌主持开幕式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中国舞剧艺术诞生70周年,也为探索最具功力和水准的舞蹈艺术最高形式——舞剧艺术的发展规律,2009年7月16日,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舞蹈研究所承办的“中国舞剧艺术研讨会”隆重召开。与会的文化部、解放军系统、中国舞协、中央音乐学院、国家大剧院、北京舞蹈学院等相关机构的领导、著名舞蹈家和学者有贾作光、白淑湘、资华筠、冯双白、于平、赵汝蘅、吕艺生、王才军、邓一江、李淑芬、李甲芹、肖苏华、章民新、赵明、杨威、高度、张平、赵铁春、孙天卫、唐建平和舞蹈研究所罗斌、欧建平、茅慧、江东、王宁宁等近50人,中国艺术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张庆善,副院长刘茜、高显莉出席此次盛会。文化部副部长、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同志,艺术司司长董伟同志因公不能出席,特来电预祝会议圆满成功。
  在我国,舞剧,作为舞蹈、戏剧、音乐相结合的表演形式,历史久远,先秦的《大武》和《九歌》,已被很多学者看作了“中国舞剧的萌芽”。但是,作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形式,中国舞剧直至20世纪30年代方显端倪。从某种意义上说,“外来”的艺术和吴晓邦、戴爱莲、梁伦等新舞蹈艺术先驱的探索,加之“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和群众喜闻乐见的创造原则,才形成了相对完整的中国舞剧艺术。
  新中国建立以来,中国舞剧有了前所未有的发展。1949年至“文革”前,是中国舞剧的新兴期,创作大都以继承发展戏曲舞蹈与借鉴前苏联芭蕾舞剧的经验相结合。其间作品有:《和平鸽》、《盗仙草》、《碧莲池畔》、《刘海戏金蟾》、《宝莲灯》、《鱼美人》、《小刀会》、《五朵红云》、《蔓萝花》、《蝶恋花》、《狼牙山》等。这期间,还创造了气势恢弘的乐舞史诗《东方红》。
  “文革”后,中国文艺日益复苏,全国各地竞相推出大型舞剧,创作视野和表现题材得到极大拓展,并在大胆吸收与借鉴中,呈现“多元化”的发展格局。其间作品有:《丝路花雨》、《文成公主》、《铜雀伎》、《半屏山》、《奔月》、《凤鸣岐山》、《木兰飘香》、《召树屯与楠木诺娜》、《卓瓦桑姆》、《珍珠湖》、《灯花》、《森吉德玛》、《春香传》、《阿诗玛》、《丝海箫音》、《蘩漪》、《悲鸣三部曲》、《雪妹》、《红高梁》、《边城》等。90年代乃至新世纪以来,中国舞剧的原创精神得到了伸张,探索领域与品种、风格也出现宽广和多样化的趋势。相比之下,古典舞剧、民族舞剧的步伐迈得比芭蕾舞剧大些,作品的数量和质量也更好些。全国性舞剧调演与比赛机制的形成,也使得优秀舞剧作品层出不穷。出现了《胭脂扣》、《阿诗玛》、《边城》、《虎门魂》、《阿姐鼓》、《阿炳》、《闪闪的红星》、《妈勒访天边》、《大梦敦煌》、《野斑马》、《红河谷》、《风雨红棉》等名篇佳作,预示着中国舞剧发展新高潮的出现!迄今为止,中国舞剧艺术已走过了70年的路程,创作已到达了一定高度,且不乏佼佼者,这是无庸置疑的现实。当然,这与历史和现实的要求还有一定的差距。创作者只有真正实现了对自我文化、思想和艺术水平的提升,中国舞剧才能实现历史性的超越,精品力作才能更多的诞生。
  中国舞剧以极大的内涵容量与多样的手段为我们展示了中国舞蹈艺术家的艺术精神,所传达出的思想、情感以及对世界的体悟和观察,都体现了时代风貌。在党中央号召文化事业大繁荣、大发展的特殊历史时期,舞剧创作理当肩负起创造“核心价值观”的历史责任,这同时也是中国当代舞蹈家的艺术使命。
  此次会议针对中国舞剧创作的现状和问题进行深度思考,探寻发展方向,具有现实的总结和指导意义。涉及的议题包括六个方面:1、舞剧的本质2、舞剧的特性;3、舞剧的品格;4、中国舞剧历史回省;5、中国舞剧生态问题;6、中国舞剧市场问题。这些议题既包括对于舞剧艺术本体的思考(如对于舞剧的叙事性、文学性、舞与剧的关系、舞剧人物形象定位等)的深入探讨,也包括对于舞剧创作的社会环境的讨论(如舞剧繁荣的基础和舞剧创作的依据)等。
  中国舞剧70年历程,已呈世界奇景。相比之下,理论的滞后也使中国舞剧实践与理论的天平出现了明显的倾斜,这就为本次会议的举办提供了必要前提。
  本次会议的主旨是:回省中国舞剧艺术发展历程,针对中国舞剧艺术成就与问题进行深度和广度思考,探寻发展方向。

(供稿:舞蹈所 摄影:杜蕾 编辑:沈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