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影视艺术研究所举办“2009贺岁档影片观察”座谈会

 

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助理、文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贾磊磊(右一)发言

座谈会现场

  2009年1月13日,我院电影电视艺术研究所举办了“2009贺岁档影片观察”座谈会。会议由电影电视艺术研究所所长丁亚平主持,我院院长助理、文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贾磊磊与研究所的专家学者出席了座谈会,并精彩发言。
  当全国人民沉浸在新年的欢乐气氛中的时候,三十多部国产电影陆续呈现在新年贺岁挡的银幕上。十多年来,这一时间段的电影放映一直伴随着人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新年华诞,成为人们每年一度享用电影大餐的习惯性的生活乐趣和精神要求,今年的这次电影盛宴,更是显得丰富多彩。贺岁观影,不仅增添了节日浓情,也为喜庆的世俗生活增添了浓郁的文化内容,妆点出和谐盛世的民族文化的传统风貌。作为电影放映的传统的黄金挡期,岁末年初也成为电影文化和电影经济的最佳收获期,亦成为电影研究者关注的独特的文化现象。
专门针对这一话题进行了学术性的讨论。这次座谈会,话题尽管主要针对贺岁挡影片,但也扩展到中国国产电影创作、生产的文化问题和电影艺术的类型、本体等艺术和美学问题,话题广泛而又有比较集中的针对性,充满了严肃而又活跃的学术气氛。
  研讨首先对“贺岁挡影片”和“贺岁片”概念的不同含义进行了辨析,认为“贺岁档影片是从营销角度上对影片的归类,从11月至第二年的春节假期之间上映的影片一般被称为贺岁档影片,类型多样,题材各异;今年主要以《梅兰芳》和《赤壁》(下)等为代表。而“贺岁片”是以贺岁为主旨的影片,突出节庆目的,渲染欢庆气氛。代表作品主要有《非诚勿扰》、《桃花运》、《命运呼叫转移2》、《女人不坏》等,武打动作片以《叶问》为代表。因此,两个概念也都自然着不同的艺术表现特征。就前者而言,不乏严肃的主题和宏大的叙事规模,既包括了《梅兰芳》和《赤壁》等文艺片历史片等形态类型,也包括“贺岁片”。就后者而言,则以喜剧片和武打动作片为主要形态,喜剧片方面特别突出的是形成了以冯小刚式贺岁片为典型代表的类型化特征,它以北京人的幽默方式为基础,用诙谐与疏离结合手法,描写小人物的生活,调侃当下生活,最终通过对正面价值的寻求表达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在叙事方面,这类影片有着较强的现实感,以普通小人物的生活现实为主要关注对象,同时溶汇当下重大事件及流行元素,对即将过去的一年进行回顾,具有一种当下性。在形式特点上则表现为以语言幽默为主的喜剧类型。《叶问》则成为今年贺岁片武打动作类型中的一匹“黑马”。影片充分反映了中国武打动作片的基本特征,即精彩的中国武打电影的动作性和
  洋溢着的民族精神。尽管影片没有突破传统武打动作片叙事的基本套路,但是在营造时代气氛和生活细节的生动性上具有新意。
  座谈更多地涉及了对具体影片的得失的探讨。《非诚勿扰》无疑是大家讨论的最为热烈的话题。这是一出以真诚爱情和友情为主题的喜剧片,充满对当下社会生活的深切关怀,创作者满怀温情和理解的处理手法使观众在含泪的笑声中,完成了一次情感洗礼,重新认识了真情的不可或缺。影片证明冯小刚回归了以往的创作路线,颇为引人瞩目,而三亿多的国内票房,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冯氏喜剧的强大生命力以及其在普通观众心目中的重要位置。与以往的冯氏贺岁喜剧相比,本片在细节与技巧方面,显得更加纯熟而老练;而连绵不断的笑点,则带有了明显的黑色幽默的色彩。同时,从《非诚勿扰》的高票房和南北票房差距缩小的现象,说明针对电影市场导演创作观念的调整、导演定位的重要性。让主流电影市场的观众买单也许相对容易,但要获得口碑和票房的双赢则考验导演的功力,也应该是今后中国电影发展的一个方向。《梅兰芳》是另一部被大家普遍关注的国产大制作影片,原因除了影片表现的对象是我国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的生平事迹,还因为是陈凯歌导演继《无极》失败之后回归现实题材的一部力作。由此反映出陈凯歌与冯小刚一样,一线电影创作人员根据中国电影市场的需求变化而进行了普遍的向传统回归的文化现象。就影片的内容和文化表现来说,这部影片不能说是一部完全意义上的传记片,但是对梅兰芳这位近代传统艺术大师的崇敬还是贯穿了全片,对中国戏曲界生活艺术的历史也给予了很好地视觉表现,时代气氛十分浓厚。尽管影片以个人命运嫁接历史和民族风云的际会做得并不彻底,“史诗”的底气有些不足,但这不妨碍影片依然赏心悦目,影片的制作品质极高。《梅兰芳》获得了比较好的市场回报,除了上述原因之外,影片在商业化操作方面也取得了成功, “京剧+爱情+战争”的创作模式和“陈凯歌+章子+黎明”的主创明星阵容,甚至比梅兰芳的故事本身更具有对观众的吸引力,显露出一种导演艺术和商业兼顾的心态,直接甚至是露骨地瞄准了国内和国际的电影市场。此外大家还对这个挡期上映的其他影片如《赤壁》(下)、《桃花运》、《女人不坏》、《爱情呼叫转移2》、《爱情左灯右行》等影片进行了深入的分析,话题涉及了历史片的真实再现问题、文学作品改编的忠实性问题、今年贺岁片中关于家庭婚姻的题材集中和其中反映的“剩女”社会现象,还有当前电影的受众集中于城市白领而缺乏对农村更广大观众的关怀、电影票价过高等问题。这些问题都是当下国产电影创作中具有时代特征的敏感话题,也是电影商业发行体制中所需要解决的问题,具有较强的现实针对性。
  座谈以“贺岁挡影片”的讨论为起点,进一步从学术的角度分析了这种电影现象内在的文化机理和艺术、商业的宏观的社会表征。认为,贺岁影片对于中国电影的创新发展,以及对中国电影产业往前推进所起的作用是非常良好、积极的,发挥了一种主体性作用。它所取得的社会和经济的双重效益是非常明显的。可以说它基本适应了当下中国电影观众的观影需求,也符合了电影市场实际需要这样一个基本规律和特点。同时需要看到, 2009年的贺岁电影市场本身及其延伸出来的、与之直接相关联的中国当下电影发展问题,仍然值得思考、讨论,阐述和分析。
  第一、贺岁档推出的,除了有国产商业电影,它还应包括另外的内容。我们应该自觉地形成一种良性的和市场并存的竞争机制,这样更能够激发我们的本土化电影在市场竞争中的活力,提高中国民族电影的整体水准。何况,在科学的“摆脱贫困的方程式”中,固有着一种社会的、文化的和政治的意义。贺岁档的影片应如何适应市场和观众的需求,电影本身如何进一步开发和运用电影商业元素。其中包括戏剧性的设置,戏剧冲突的建立和解决,人物以及演员表演的生动与否,包括电影叙事上的美学元素、电影的特效、特技,以及电影的视听语言,等等,这些都是适应主流电影发展的一个趋向。在那些解放、脱离、去魅与重新植入的电影艺术世界里,包含着一种特殊的艺术爆炸力、暴发力和张力:那些迄今为止还被认为是非市场性的东西,具有市场性。激活并调动在电影市场中沉寂的理性的电影艺术学和电影动力学,将会占据我们讨论的中心。
  第二、贺岁档的繁荣,反过来也反映出中国电影生产表现出一种明显的犬儒主义:在年度观影的平常时段、档期,人们因看不到更多的好的或比较好的影片而感到一种不满足之感,而在另外的时段、档期,比如贺岁档、暑期档,电影市场追求极致,暴食成为电影消费中重要的问题。这种贺岁档,对于未来电影发展来说,对于电影的职业伦理、观影伦理以至市场伦理的舒张与发展,会不会构成了一种致命的危险?贺岁档对于整个年度电影生产及市场而言,仍旧在根本上是局部化的,甚至是当下电影发展的受伤形象的数字浓缩。通过反思性观察,应该阻止或避免贺岁档影片成为客观化的当下电影发展的市场乌托邦的消极意象。这也意味着:随着对它自己释放的风险的发掘,思考当代电影进一步繁荣发展的科学化意识。
  第三、中国电影不能仅仅在东方元素上作文章,而要在民族文化精神上找出路。作为弱势心态,中国电影一直在对世界电影的猜测中,成为一种满足西方想象的中国电影。中国电影因此被弄得不伦不类。传统的商业元素并不是商业大片的保险箱。从目前一批贺岁片或者是中国大片中,也看到中国电影在战略战术上的转变。即中国电影不要再进行艺术片、商业片、主旋律的分化,应该你中有无我中有你,充分发挥各家之所长。集中优势,才能在目前的世界格局中打造出真正的中国电影
  第四、现在平面媒体的版面、电视媒体的时段基本是靠花钱多少来排序的。电影发行的情况也大致如此,因此价值判断的偏移和缺乏文化上的自觉,加剧了国产影片市场失衡的状况。
总之,与会者共同表达了祝愿中国电影在新的一年里创造新的繁荣,更大程度地满足大众对中国电影的热切期待的良好愿望。

 

(供稿:高小健 图片:郭小婷  编辑:潇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