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古典舞蹈学术研讨暨座谈会在我院举行


  12月12日上午,中韩古典舞蹈学术研讨暨座谈会在我院学术报告厅举行,由我院舞蹈研究所所长、研究员罗斌主持,会议主题是围绕中韩古典舞蹈的历史与现实状况,中韩日三方学者展开研究、分析,在相互尊重、加深了解、提高共识的前提下,共同为传统乐舞文化的保护、利用与繁荣做出努力,使双方的学术研究上一个新的台阶。主讲人有中国舞蹈家协会常务副主席、研究员冯双白,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克芬,北京舞蹈学院古典舞系主任、教授王伟,韩国成均馆大学校儒学东洋学部教授徐埛遥、韩国国立国乐院学艺研究士李淑姬、韩国拉班动作研究所所长金贤淑,日本瑞穗雅乐会会长、雅乐艺术家三田德明先生。
  冯双白先生以《传统乐舞在当代社会中的作用》为题进行发言。他认为:传统乐舞(或古典乐舞)是社会传统和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核心价值用一个字表述,就是“和”。唐宋时期,无论是《破阵乐》,还是胡旋舞,都与“和”这一文化的中心思想相关。同时,这些乐舞的诞生也与民间信仰相关。每一种动作形式下面都隐藏或保留着关于社会信仰或理想的秘密。20世纪60年代,吴晓邦先生曾组织拍摄了记录“祭孔乐舞”的影片,那其中所体现的传统乐舞与今天常见的舞蹈表演,距离甚大。这就带来一系列问题——中国古典乐舞为什么能长久地存在?而在今天,作为文化遗产,它们受到了怎样的冲击和挑战?因而他以为,今天讨论古典舞,至少要解决两个重要问题:1、如何从动作上保存原汁原味的古典乐舞?2、如何保存古典乐舞深藏的文化精神?进而,他认为:中国舞蹈中有以“古典”名义命名的舞种(比如中国古典舞),但就文化特性而言,古典文化的精髓在其中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我们太习惯于轻易抛弃,但这是不是一种正确的文化态度呢?那种传承下来的舞蹈中保存文化精神和生活状态,难道在今天复杂的社会生活中没有作用和价值吗?显然,冯先生重提了思考舞蹈的权力和义务。
  韩国的徐埛遥教授以《韩国传统乐舞的人间美学》为题,做了一次舞蹈的文化阐发,当然,他是以韩国古典乐舞为坐标系的。他指出:韩国乐舞是人间文化,是人参天、地的舞蹈,表现的是人拥有的美。从古代开始,人类就关注“天地人-三才”,崇拜他们并举行祭仪。儒家“礼乐”思想主张用音乐来教化人。舞蹈是美丽和神圣的表达,是传达人情感和仪式的身体美学,也是赞誉信仰对象的艺术。文庙祭祀佾舞是赞誉文化生命“继往开来”的文化活动,是颂扬生命的典仪,是感谢文化先圣的演出。传统乐舞通过人间性情的节制和协调,是对自然生命、人间生命、文化生命的生命美学,也是人气的感性之美。
  王克芬先生的发言题目是《简论唐宋宫廷燕乐》。她指出:隋、唐、宋时,燕乐内容丰富,“七部伎”、“九部伎”、“十部伎”都有“高丽乐”。公元5世纪,“高丽乐”传入中原;唐朝盛世,“高丽乐”列入燕乐乐部。我国传统的宫廷乐舞正式、成套的传入高丽是1117年,这在《宋史乐志》和《高丽史乐志》中有记载。传入朝鲜的唐乐,在数百年中必然与朝鲜舞蹈艺术相融合,形成具有朝鲜风韵的唐乐。朝鲜古籍《进馔仪轨》书中所绘各种舞蹈表演场景,一部分舞蹈明显是从中国唐宋传入过去的,一些舞名、舞图所示的表演形式以及舞蹈的历史沿革均与中国史籍所载相同。
  李淑姬教授以韩国传承的乐舞为例,谈了《佾舞制度的流变美学》。她在发言中指出:佾舞制度指的是按佾舞的数字、典礼程序来定佾舞种类、仪物、服饰等的规定,每个时代的佾舞制度都有变化。曾经有过佾舞数字变化的研究,但没有讨论数字变化的原因、时期以及历史和文化的观点。所以,她的文章是从雅部、俗部的一元化时期,按大祀、中祀制度时期的规矩来探讨佾舞制度变化的格局及其历史、文化关系的。
  王伟教授以《中国古典舞的创建历程》为题,概述了“中国古典舞”的基本风貌。她指出:今天谈的“中国古典舞”,不是历史舞蹈,也不是历史当中的古典舞蹈,是中国古典舞蹈。历史当中的古典舞,通常指宫廷舞蹈、宗教舞蹈和在职业化条件下发展起来的、走向商业舞台、经过时代延传的舞蹈表演形式。20世纪50年代,“中国古典舞”是在欧阳予倩先生倡导下,在政府扶持下,以前人实践和戏曲舞蹈为基础,以中国历史舞蹈文化为源泉,以中国古典舞的名义,开启对中国传统舞蹈文化重振的历史使命和重构的建设历程的前提下诞生的舞种。它体现了几代人理想、追求和集体智慧。50多年来,中国古典舞经历了“50—60年代的初创期、70年代的停滞期、80年代的发展期和90年代至今”等主要发展阶段,现有“身韵”、“汉唐”和“敦煌”三个派别;思维与实践的重点,在于把握动与静的形态特征,研究动作运动规律,动态形象特点,身体表现习惯,把握历史背景和历史文化心理,以今人的创造展现中国古典舞的思想精神和艺术品格。
  韩国金贤淑教授的发言题目为《画中动作内涵的意义》,她企望运用拉班舞谱对传统舞蹈,特别是分析画中动作的形式,来揭示古老的仪式舞蹈的表现形式和表现方法,探讨古老舞谱在保存与记录舞蹈方面的重要意义。她用拉班舞谱来记录《叛宫礼乐书》(中国明代神宗年间记录佾舞的图),并将图中的动作形式分为体重的中心、腿的活动、上体的活动、胳膊活动、舞剧的形式、头的活动等6种。她认为,舞谱记录舞蹈是为了舞蹈的保存和推广,尤其对学术研究与文化交流有理论意义。
  日本瑞穗雅乐会会长三田德明先生,介绍了《日本雅乐的现状》。指出:日本雅乐被看做是流传在精神信仰即神社等处的精神歌舞,主要用与皇室礼仪和祭祀时表演,播布于宫廷、神社和寺庙之中。雅乐日本雅乐不仅有本土乐舞,还有从中国等亚洲国家传入的礼仪歌舞,它们构成日本雅乐的基础。从中国传来的乐舞称为“唐乐”(舞者着红色服装),在皇宫和寺庙传承。在日本,雅乐大多数是以家庭为单位传承,,寺庙和皇宫都有以此为职业的传承者。现在日本宫庭内厅还有“雅乐部”,保存并传承着正统的雅乐。
  下午,中韩学者就相关问题进行了热烈的学术对话,会议由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的刘青弋研究员主持。她首先播放了多年收集和研究的“祭孔雅乐”和今天在天坛、地坛发生的“祭天、祭地乐舞”的影像资料。中、韩学者在兴致高昂的状态下,进行了广泛、深入而有建设性的学术互动。研讨话题包括:韩国高丽时期的“动动”舞(朝鲜时期的“牙拍”)的起源、传承情况,日、韩乐舞《春莺啭》等最早的恢复依据,韩国佾舞舞者手持龙头道具的特殊意义、传承变异,韩国佾舞流变的版本与中国宋徽宗赐的典籍关系,以及韩国国立研究院的人员及研究状况等。对此,双方学者都做了良好互动,研讨达到了预期目的。最终,各国学者达成一个共识:希望以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为“龙头”,构建一个跨地域的“雅乐”文化研究实体,把东方舞蹈文化整合起来进行研究,逐步实现对东方乐舞思想的整体挖掘、传承、保护、和合理利用。与会各国同仁特别感谢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举办这次交流会,希望在未来的学术空间中扩大这样的交流规模。
  罗斌所长的闭幕词中涵概这次国际学术交流的成果和意义。他认为:一天半的演出和学术研讨,基本上在两个维度和向度里讨论了中韩日古典乐舞传承与变异的核心问题。日、韩学者的思维多倾向于传统的层面,中方学者则更多的把目光聚焦到从传统到现代的过渡上面,相信如果舞蹈学者们再多努力,我们在将来会做出更好的成绩。最后,他指出:“这次发表会创立了一个良好交流的平台。这个平台一建立,将会有更多好的创作和思维成果出现。以今天的视角看传统的传承,似乎应保有这样一种观念。简言之,即是:‘在古代,传统就是生活;在今天,传统就是信仰。’希望大家保持这份信仰。”感谢各方人士的协助与参与,感谢“台前幕后”所有人员的奉献与合作,这些都是本次会议得以成功的关键!
  本次“中韩古典舞蹈发表会”,在积极友好、诚恳交流的气氛中,圆满落下帷幕。


(供稿:曹宁 高珊 编辑:杜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