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研究所任平研究员举办学术讲座

  2008年9月18日,美术研究所任平研究员作题为《良渚文化刻符——汉字起源问题的一个视角》的学术讲座,美术研究所全体科研究人员参加了讲座,。
  任平研究员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了阐述:
  一、早期图符是文字之始。早期陶符几乎在所有新石器时期遗物上都有发现,人类运用简单的符号来记事,可以被看作人之所以为人的基本标志。符号学也将人视为符号动物。人类对事物的认识和表达有一定的共通性,相当一部分符号表达的意义是相同或相近的,如数的符号,日、月的抽象图形等。符号包括较抽象的文字画和记号,用于记事和传递信息,虽然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系统,但从广义上说,图符也是文字,是文字之始。
  二、良渚文化刻符的性质、类别和考释。良渚文化的符号还不能称作文字,但良渚文化被视为“中华文明的曙光”。“良渚文化刻符”被认为具有“前文字”的性质,有的刻符近似于装饰性图案,但它们出现在器物的部位和重复程度和可能具有的“语境”与图案有明显区别;“神像”和装饰性图案虽兼具“语义”或可用某些短语来加以解释,但它作为某些观念的物化和作为顶礼膜拜、观赏、修饰的功能是众所公认的。良渚文化与史料上记载的夏文化在时间上十分相近,夏代“有典有册”,而渚文化连刻符都很少。它可能因年代久远而毁烂,也可能随着良渚文化的衰亡而衰亡,或与别的文化融合,成为后来文字体系的某种基因。
  三、刻符走向与汉字诞生关系构想。良渚文化刻符跟我们现在使用的汉字有怎样的关系?我们应有符合逻辑、以可考文献为佐证的合理阐释。文字的萌生是文明诞生的重要标志之一,尽管良渚文化刻符稀少,但我们还是要努力从中找出有用的讯息。
  良渚文化融入其他文化,最终成为中华文化的一部分;良渚文化刻符也不是了无痕迹,它们融入到早期甲骨文中,成为汉字间接的祖先。

 

                         (供稿:王琳 编辑:杭海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