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研所金申研究员举办学术讲座

浅析五重舍利宝塔的内容和制作年代

  2008年6月12日,我院美术研究所举办学术活动。金申研究员就王崇仁先生挽回的五重舍利宝塔作题目为《浅析五重舍利宝塔的内容和制作年代》的学术讲座。内容大致分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 塔身浮雕的大日如来和过去七佛的组合
  石塔身上层在八块长方形石版上所浮雕的八身佛坐像,由于是拼装而成的,经过搬运,我们不能确指现状就是原来组装的顺序,这八身佛像中七尊为佛装束,分别为释迦佛涅槃像和六尊身着双领下垂式大衣的佛坐像。手印有九品往生印的上品上生印、禅定印、说法印等。
  引人注目的是头戴五智宝冠、身着大衣,双手作智拳印的大日如来(毗卢遮那佛),结跏趺坐在大仰莲上。
可以看出,石塔身上层八面表现的是大日如来和过去七佛。这种八佛组合的形式,在宋辽以前是看不到的。
  大日如来和七佛组合的形式并不是孤例,在辽代佛塔塔身上尚有同例可寻。位于宁城县大明镇辽中京遗址的大明塔,为八面十三层密檐实心砖塔,总高82米,基座直径34米,每面长14米,建于辽代前期。早年有日本学者竹岛卓一调查,第一层塔身八面,每面设圆拱龛,龛内各有一尊佛坐像。南面为大日如来坐像,其余各面均为螺发佛装的佛坐像,各面坐像手印为:
  南面正中:戴五智宝冠,双手作智拳印的金刚界大日如来坐像,
  东南面: 右手胸前说法,左手食指与拇指弯曲呈环状置腹部。
  东面:  右手胸前,左手置膝,两手的中指和拇指相扣呈环状。
  东北面: 与前述东壁手印接近。
  北面:  曲右手置肩侧,左手置胸前。
  西北面: 右手抚胸侧,左手置膝上,手指作环状。
  西面:  与东西和东北面类似。
  西南面: 与上像类似。
  这七尊佛坐像的手印与西安侨盛公司藏舍利塔佛像手印不尽相同,且没有出现涅槃像。
  二 、 从大日如来的造型看舍利塔的时代
  塔身上层的诸佛均为螺发,着双领大衣,释迦涅磐像着通肩大衣,造型上说是五代、北宋亦无不可,因这时期的朝代短暂,佛像的时代特征大同小异,不易细分。只有大日如来的时代特征最为鲜明、显著,不可与其它时代佛像混淆。
  三、铁塔围栏上站立的银铸菩萨像
  在铁塔的围栏上站立有三尊银铸菩萨像,推测当年应为四尊,其中一尊失落。菩萨通高28厘米,高束发,头戴三叶式宝冠,袒上身,斜披络带,两臂戴臂钏,双手合十,下着裙,裙带下垂,裙纹作U形纹。
  这三尊菩萨像的动态,衣饰,尤其是束裙的裙带和衣纹,一见仍有唐代菩萨像的遗风,但唐代菩萨有动感,身躯呈S形,面相更为清丽。而这三尊像略显板直,双腿并拢,缺乏动感,显然时代已晚于唐代。菩萨脸部略显丰满圆润,双眼略显浮肿,在眉弓上又刻一道阴线。总体上说,五官刻化较为圆缓,没有唐代菩萨五官刻划的轮廓分明,线条刚劲,这诸种特征也符合宋辽时代佛像的风格。
  四、银塔塔身的线刻涅槃佛像
  银塔塔身上线刻佛坐像两身,均为说法像,火焰纹背光两侧有弟子和菩萨立像。塔门左侧为释迦佛涅槃像,如此三尊,当是表现三佛像,即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佛。
  可以看出这样的规律,即在五代和宋初以前,涅槃图在释迦佛的足部无一例外都是弟子大迦叶在抚摸释迦佛的双脚,进入宋辽时代初期,开始在释迦佛的足部出现了一位富贵形的长者,弟子反而立于帝王身后。此后,在广大的东北、华北和西北地区的涅槃图上则索性将弟子省略不要了,释迦佛足部的抚足者不再是大迦叶,只留下一位束发戴冠、蓄须、着俗装的所谓贵人像,而大迦叶却移位于释迦佛的头部了。
  这类抚足的戴冠蓄须、着宽大袍服的老者大概想表现的是释迦涅槃之地拘尸那罗村的末罗族的村长和当地的帝王,这也是个很有趣味的现象。
  再回到这座西安侨盛公司所藏舍利塔的时代来说,释迦涅槃像的头部站立着大迦叶,足部是抚足的老者,符合上述宋辽初期涅槃图的普遍构图规律,可确认它也是这一时代的产物。综和以上的分析,西安侨盛公司所藏舍利塔的时代的雕造年代即应在宋辽之际的11世纪中叶左右。
  由于此塔的结构复杂,内容丰富,金申研究员就石塔身上层的八尊浮雕佛像,三尊银菩萨像和银塔上线刻的释迦佛涅槃像略作介绍。结论为这件舍利宝塔应是辽代所雕的。

 (供稿:吴英华 编辑:杭海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