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马文所邀请刘悦笛做题为“从生活美学到艺术哲学”的演讲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副研究员、中华美学学会副秘书长刘悦笛博士

  2008年6月2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副研究员、中华美学学会副秘书长刘悦笛博士应邀到我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做了题为“从生活美学到艺术哲学”的演讲。王能宪副院长及所内外20余名研究人员参加了此次学术活动。
  刘悦笛在演讲中认为,面临“日常生活审美化”与“审美日常生活化”的两种历史趋势,美学责无旁贷地要回归现实生活世界加以重构,于是一种“生活美学”便浮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日常生活审美化主要是就当代文化的审美转向而言的,而审美日常生活化则指向了当代艺术走向生活的趋势,这两方面都需要“生活美学”来加以重新阐释。从理论的建构而言,“生活美学”的理论来源主要有三个:其一是马克思的“生活实践”的哲学;其二则是海德格尔、维特根斯坦与杜威所代表的“存在主义”、“分析美学”和“实用主义”的总体美学走向;其三,中国传统美学实际上也是一种活生生的“生活美学”。当代中国美学的建构需要具有本土化的特色,本土传统的审美与生活的不即不离的关系,为当代“生活美学”的建构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当然,这种传统的审美化既包含文人的“生存审美化”也包括民间的“生活审美化”。
  作为当代欧美最新的美学生长点,“日常生活美学”(Aesthetics of Everydaylife)在近些年的欧美学界也越来越热,但是,这种理论思潮并未意识到美的活动当中所包孕的非日常生活维度,而只看到了审美与日常生活的本然的联系性。实际上,美的活动既属于日常生活,又属于非日常生活,是介于日常生活与非日常生活之间的特殊领域,并在二者之间形成了必要的张力。在某种意义上,这种思路是通过给予车尔尼雪夫斯基“美是生活”这个旧命题以新的阐释而得出的。但在更广阔的意义上,“生活美学”恰恰是对西方美学史上的“自然主义”(实质上是科学主义)和“理智主义”(实质上是形而上学)解答的双向超越。所以说,“生活美学”是与当代社会相匹配的并富有现代精神的“新美学”。这种基本思路在演讲者的《生活美学》与《生活美学与艺术经验》两本专著当中得到了阐释,前者主要是为“生活美学”提供导论,后者则试图将“生活美学”打造成一个理论体系。
  从这种“生活美学”出发,还可以来重新定位“当代艺术哲学”的问题。在英美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占据主流传统的“分析美学”,实际上就是以艺术为研究中心的艺术哲学,日常生活美学的出现恰恰要超越这种分析美学传统。然而,从“生活美学”往回望艺术,可以认定艺术就是一种“生活形式”,这是由于,无论是在艺术创作还是在艺术欣赏当中,我们都“生活”在艺术之中。这便可以从艺术与生活世界的双向互动关系,来重新思考艺术的本质和未来。总之,“审美即生活”与“艺术即经验”成为了演讲者的两个基本主张。
  在演讲之后,刘悦笛博士同与会人员进行了充分的学术交流。与会学者肯定了从审美与生活的紧密关联当中来重建美学的价值,并认为这既与中国文化传统是息息相关的,也关系到马克思诸如艺术与历史的关联、劳动与审美创造、劳动与异化等等思想。有研究人员提问,如何看待精英艺术与大众艺术的分殊的问题?演讲者认为,不仅二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而且,还要看到艺术这个概念也是历史形成的,艺术与生活的联系的确越来越紧密了,这与“艺术终结”问题也是内在相关的。有研究人员问,如何对于日常生活审美化当中的消费主义进行合理批判?演讲者认为,批判固然重要,但是日常生活审美化的争论不能只局限于社会学和文化研究领域,还是要提升到哲学美学的层面来解决问题。还有研究人员问到这三十年来中国美学的贡献的问题。演讲者认为,无论是中西美学史还是美学原理的研究方面,这三十年都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但是目前更重要的是如何立足本土与世界对话的问题。

                     (供稿:李新峰  编辑:杨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