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美研所任平教授举办学术讲座:

书法与现代艺术


  2007年2月12日,美研所任平教授举办学术讲座《书法与现代艺术》。书法作为中国特有的艺术,诞生于古代文化环境。在当代文化生态环境中,书法有何生存的依据?书法的现代性究竟如何体现?现代书法与现代艺术是怎样的关系?这都是目前理论界常思考的问题。
  书法的演进大致有三个重要的历史时期:
  一,“隶变”带来了“书写性”,也给书法独立的艺术特性提供了最基本的元素;
  二,文人创造的“魏晋笔法”,为书法确立了技法系统、哲理依据和在传统文化中的地位。
  三,清初“碑学”的兴起,则使书法作为视觉艺术有了更大的创作空间,碑学倡导者其实是用“复古”之法将书法呈现出“现代性”。
  今天的文化生态环境,已经在根本上不同于传统书法产生的年代。首先,曾经创造书法、把玩书法的主体——文人,作为特殊阶层已不复存在。书写工具和书写方式的革命性变化,使毛笔书法赖以生存的土壤已经失去,电脑的普及对于书写的复兴更是重重的一击。
  但上述因素恰恰使书法的艺术性得到彰显,人们有理由、有条件将书法从实用中剥离出来,而让其成为纯粹的视觉艺术。
  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一批具有“先锋”精神的新生代艺术家从借鉴西方现代艺术开始,对书法重新审视,全面解构,试图让书法走向现代。 
  现代书法的实验者各抱主张,但在反对走老路,观念创新,创作手法创新,充分张扬个性,反映当下生存状态或世相方面,是共同的。
  但是他们必然要面对的问题是:书法革新的“底线”在哪里?汉字和书写性,大致就是书法的疆界。对书法进行解构,有助于认识探索性的“现代书法”是否越过了书法的疆界。
  中国的“现代艺术”创作者,除了从西方借鉴了不少创作手法和表现形式外,还力图从本土文化的资源中汲取养料和动力。书法是现代艺术最重视的一个借鉴对象,书法中有那么多的元素与现代艺术的观念暗合,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抽象的动态的笔迹能够直接显现人的心理轨迹。许多表示为“现代书法”的作品,作者解释为:“书法”并非中心词,“现代”才是中心词,只是以书法的精神贯穿现代艺术创作,或曰在创作中调用了书法的元素。艺术需要创新,创新才有活力,才有未来。古老书法作为文化遗产,需要保护,也需要新生,新生可以在老枝上长出新芽,也可以在新枝上结出硕果。


                   (供稿:王琳 编辑:杭海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