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研所郑工研究员举办学术讲座

问题域、核心概念与话语谱系——有关中国现代美术思潮的研究方法

  2007年3月22日,美研所郑工研究员举办学术讲座。讲座主要讨论了中国现代美术思潮研究中应用话语谱系学的问题。因为中国美术思潮的写作资料,主要是历次美术论辩,其中既有直接的冲突,又有隐含对立观点的话语自述,但所有的观点与话语都依思潮而动,并被个体所实践着。所以,讲座的主题即是:以个人话语为基点建立历史阐释——让每一个事件“根据自身的情境得到彻头彻尾的说明”。
  讲座内容分六部分:(一)个人话语与零散结构;(二)隐蔽主体与叙事功能;(三)价值中立与知识证明;(四)语境与语境关联;(五)相关问题域;(六)核心概念。
  在20世纪中国的学术界,所有人物的观点及其话语都依附于各个思潮而动。思潮具有一种覆盖力,同时吸纳相应的话语,但现代中国的话语总是飘零的,与思想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因为话语不再是自身思想的产物,而多是一种“移植”状态。学术话语不仅仅是知识的载体,有时也会沦为诡辩的工具,任人支使,听命于时势,假借真理之名掩盖其虚假性、相对性和临时性。当我们接触到中国现代美术的种种论述,就会被话语所迷惑,看到一片漂浮于面的外观。在中国现代美术思潮的书写结构上,事件的连续性和最终形成的整体意义被“层次”问题和“类型序列”所取代——书写者转而考虑的是各层次中的关系问题。在这多元的文本结构中,主体被隐蔽,其叙事功能是对象性的而不是主体性的,故而应采用束状结构,重在主题叙事,保持价值中立,以求得知识  的证明。在编撰对象知识及其话语时,语境以及语境关联提供了一个意义的呈现方式,成为话语的“变通之所”,并为中国现代美术思潮的论述提供相关的问题域。在20世纪,“主义”和“批判”的话语也渗透到美术领域,一切都意识形态化了。
  这一专题研究,是郑工研究员所负责的“十五”规划项目《20世纪中国美术大论辨》的成果之一,并曾在2006年12月“广东美术论坛”上作过专题演讲。

                          (供稿:王琳 编辑:杭海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