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研究所王绍军博士举办学术讲座——
国际视野下的当代京剧创新

  2007年12月12日,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副研究员王绍军博士做了题为“国际视野下的当代京剧创新”的学术讲座。戏曲研究所全体同仁和本院研究生院部分博士、硕士生参加了此次活动。
  王绍军副研究员以新创大型交响京剧《郑和下西洋》为例,分别从当下中国戏剧海外市场的拓展、多元文化元素的合理化交融与展现等方面进行了阐述。他以理论归纳和影像论证的方式,就以下七个方面进行了详实的论述:
  一、放眼国际的戏剧创作和策划营销:此剧从创意伊始便以国际化的视野策划统筹,意图打造一台既具中国传统戏剧形态,又能兼容多种文化元素,能够走出国门,立足国际戏剧舞台的中国戏剧精品。《郑和下西洋》这一题材无疑具备上述的可能性,它深厚的中国历史、文化背景,七下西洋,行程万里,途经数国的特殊经历,为展现中国的传统文化、沿途诸国的异域风情,吸纳多种艺术元素提供了一个合理的空间。制作者胸怀远大,意欲在立足于国内市场的同时,积极开拓海外演出市场,拟定了三条国际巡演的路线,这种放眼世界的气魄,决定了此剧在艺术上高起点、多元化、勇于探索、敢于创新的创作特点。其“大型交响京剧”的命名,显示出它兼容并包、多元交响的创作胸怀,而非狭义的交响乐化的京剧剧目。
  二、京剧音乐元素与西方音乐元素的结合:主题音乐和主导动机是德国作曲家瓦格纳在歌剧中运用的一种音乐形式,中国作曲家于会泳将其引入到样板戏的音乐结构之中。《郑》剧沿用了这种音乐形式。在音乐风格、创作方法上,突破戏曲板腔体的结构,借鉴歌剧、音乐剧的创作形式,追求音乐结构的完整性。为体现“郑和下西洋”这一宏大题材所需要的磅礴气势,作曲家创造性的运用序曲的写法,并将歌剧的重唱形式引进音乐结构之中,增强音乐的抒情性,力争做到既有传统京剧的韵律、又具现代音乐的气息。
  三、京剧元素与话剧元素的结合:近年来,由于创作力量的匮乏,戏曲院团虽不情愿但又竞相邀请话剧导演排演新戏成为一种奇特的戏剧现象。他们在向戏曲注入话剧元素的同时也吸纳着戏曲的美学精神和艺术手段。话剧导演排戏曲成了促进戏曲的现代化和话剧的民族化的一种直接或间接的纽带。
  四、戏装元素与“时装”元素的结合:抽象唯美、长袖善舞,是传统戏曲服装的主要特征。《郑》剧的服装创作提出三个要求:京剧的、历史的、现代的。服装的设计要体现出京剧的特色,保持人物服装的可舞性,既要保持民族文化的厚重感,又要以符合当代人们审美需求的风格、样式、材质、色泽进行创作,使之具有时代的气象。
  五、武戏元素与武术元素的结合:戏曲中有一个专门的术语——“打把子”(“把子”意即刀枪器械),它形象地体现了戏曲武打的本质:既刀与抢的套路化碰撞,注重器械间碰撞的“严实”,而非对手间真实的技击性攻防。戏曲是“打物”(把子),而非武术的“打人”。 由此可见,对武术的借鉴,不是武术对武戏的替代,而是在借鉴武术对打套路的同时吸收其真实的攻防意识,结合戏曲的手眼身法步,加以戏曲化的节奏,使之成为刻画人物的手段,最终将武术化为武戏,这才是戏曲武打艺术能够生存发展,吸引观众的合理出路。《郑》剧中的武打对武术的引进,其意义不在于具体套路的借鉴,而在于暴露出京剧武打本身的问题以及寻求如何与武术结合的方法。
  六、戏曲元素与舞蹈元素的结合:随着时代的前进,新创戏曲剧目的题材领域和表现形式较之以往愈加宽泛、深邃、丰富,传统的戏曲舞蹈逐渐不能适应或完成新创剧目渲情达意的需求,于是舞蹈编导开始介入戏曲创作领域,使得“非戏曲舞蹈”逐渐成为戏曲舞蹈的一个品种。
  七、创作者的艺术理想与运营者的市场理念的交锋与碰撞:近年来,戏剧大制作蔚然成风,使得制作成本一涨再涨,动辄耗费几百万巨资。但从票房回报的角度看,收回成本的可能性却微乎其微,大部分剧目在赢得领导、专家好评,拿到各种奖项之后便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形成戏剧资源的极大浪费。即便继续演出,庞大的布景运输、拆装费用也令剧团不堪重负,形成多演多赔、少演少赔、不演不赔的奇异现象。有鉴于此,作为制作方的剧团领导从不利于演员表演及市场运营成本核算的角度对舞美的设计方案提出异议,而导演则从维护艺术整体效果的角度同制作方进行极力的沟通和交涉,但最终无果。这种制作方干预导致的舞台样式的改变造成了以导表演为首的一系列艺术语汇的变化。
  戏曲剧团领导,大都是内行出身,对戏曲比较熟悉,抓创作,出新意是他们的初衷。但长期形成的艺术观念又使他们对外来艺术元素的进入有一种本能的抗拒和排斥。邀请话剧导演以求创新,担心其不懂戏曲规律;仍请戏曲导演又恐其艺术手段陈旧落伍。这是戏曲院团长和制作人们排演新戏时普遍面临的矛盾心态和两难抉择。
  解决上述这些问题的关键,除了制作、创作双方的有效沟通外,建立科学合理的市场运作机制是关键。一部剧目从起初的构思就要立足于市场,以实际的供需意识把握剧目的创作走向,从投资规模、题材、样式、风格、主创人员、明星效应、票房预期回报等多方面进行统筹预测。建立顺应时代的宣传意识和机制,把宣传费用作为制作经费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要建立多方的销售渠道,清楚地知晓国内市场和海外市场的不同需求,以与之相适应的各种形式将“产品”推销出去。
  中国的戏剧机制和和市场环境有其独特性。得奖的不卖座,卖座的得不着奖。能够赢得官方戏剧机构的奖励和市场的认可、票房的回报,实在是一件不易的事情。《郑和下西洋》正在进行一次当代戏曲艺术创新和市场创新的双重试验,任重道远,我们期待并预祝它能够取得双赢,为当下的戏剧创作摸索出一条成功之路。
  王绍军副研究员的讲座带来了当下戏曲创作一线的鲜活信息,引起了与会者的共鸣和思考。

(供稿:王绍军  编辑:杨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