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文所举办讲座:“当前文学理论研究热点、趋势及其反思”


  2007年2月5日,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邀请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金永兵博士以“当前文学理论研究热点、趋势及其反思”为主题举办学术讲座,全所近20人参加。
  金永兵博士主要从五个方面谈了他对当前文学理论研究的热点、趋势的理解与思考。他认为,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文学理论研究出现了许多新的理论热点,从中可以窥见一段时期内文论研究的大致走向和趋势。
  一是文学理论学科反思研究或“文学理论学”的诞生。当代社会生活的转型带来人们审美活动审美需求的巨大变化,文学也日益泛化。那么,今后文学这一现象是否继续存在?文学的边界在哪里?文学研究有意义吗?文学理论遭遇到合法性危机。这一问题展开涉及到许多密切关联的问题:诸如关于文学理论的特性、思维方式、独特存在方式、研究方法、学科命名、学科定位、学科功能、研究现状与发展趋势、学科研究对象与研究边界以及学科发展的动力等问题。对这些问题的科学研究,可以使我们对文学理论的性质、特点及其演化规律有更深入的认识、更准确的把握,能进一步给文学理论的研究廓清道路。正是在这种意义上,一门新的学科,或者叫“文学理论的理论”,或者叫“文学理论学”将会成为新的学科增长点,值得关注。
  二是学科互涉与文化研究。在当代文化审美语境中,文化研究在近些年一度成为“显学”。它涉及的问题很多,学界主要在文化研究的合法性及其与文艺学的关系、文化研究理论本身以及具体的文化研究实践等方面有较多的探讨和尝试。但从近年问世的成果看,其研究深度和广度都还相当不够,大多流于一般性的介绍或套用西方相关理论,缺乏深入研究和理论原创,因为文化研究面对的是西方后工业时代的消费社会,移植到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探讨的问题很多都是西方的而不是中国的实际问题,只是文化想象的产物。那么,如何避免“西方出理论中国出问题”的尴尬?并且,“文化研究”置换了文学理论或文学研究的问题和话题,成为对媒体、权力、性别、种族等大文化现象的关注。无论将文化研究定位于跨学科还是反学科,都对研究者提出了多学科的知识储备和方法能力的要求,而我们的研究者大多只是学文学或哲学出身,显得有些先天不足。
  三是近30年中国文艺学的历史嬗变的研究。这方面的论述非常多,涉及的问题也是非常丰富,诸如文学理论现代性后现代性问题、古代文论的现代转换问题、苏联文论模式问题等,已经形成一定规模的成果。但是,其中很多研究缺乏必要的批评反思,给人们带来的更多的是文论历史发展某种过程性的展示,而这种过程本身留下了哪些有价值的东西,又有哪些经验教训需要汲取却语焉不详。同时,一部分研究者过于执着于已有的纤小的理论图式,先入为主,缺乏宽容客观的心态,对于许多争论资料的选取和使用完全是“六经注我”的办法,让人倒胃口。总的来说,这一领域可能会成为近两年的学术“闹市”。
  四是关键词研究。在文学理论研究成为“以学术为业”的现代化过程中,范畴、概念、术语日益规范化、科学化,进而建立独特文学理论概念系统,越来越成为这一学科发展的一个必要前提。文学理论关键词是文学理论活动中使用率高、有丰富学理内涵和鲜明时代特征的文学理论术语和概念。在“文学理论关键词”研究方面,中国学者做了初步的努力。譬如,对某些关键词的梳理,探讨关键词与现代文论发展的关系,探讨关键词与文学思潮的演进关系等问题。但这只是开了个头,还有许多新问题值得去探讨,比如文论关键词的文化渊源和历史语境问题,关键词与中国现代文论体系建构问题,关键词与现代文论创新问题,等等。
  五是文论“在中国、在当代”的研究。任何话语行为都是生成于具体的语境之中的,语境的差异性与特殊性必然造成话语构成的差异性与特殊性,因此,相应的研究必须强调“语境意识”。具体地说,必须在中国本土的历史和当下环境中把西方的文学理论再语境化,防止它成为一种普遍主义的话语,从而掩盖真正的中国问题。对这种语境的遗忘可能造成对批评者自身历史性的缺乏批判和反思。从目前的研究状况看,多着眼于西方语境中文论发展演绎,很少基于中国语境的系统考量而关注中国语境中西方文论的话语变异和话语功能调整的情况。
  讲座引起了与会者的浓厚兴趣。参加讲座的同志与金永兵博士进行了深入交流。


            (供稿:李心峰 编辑:杨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