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重大课题《京剧艺术大典》启动并召开工作会议

  2006年9月5日上午,我院召开《京剧艺术大典》编写工作座谈会,正式启动该课题。《京剧艺术大典》是由社会赞助资金启动,由我院主持编撰的院重大科研项目。院长、课题总主编王文章,戏曲研究所所长刘祯,副总主编秦华生,以及院内外专家学者余从、谭志湘、龚和德、吴乾浩、钮镖、傅晓航、沈达人、颜长珂、王安葵、贾志刚、张刚、刘文峰、李悦、杨珍等参加了座谈会。会议由副总主编秦华生主持。
  王文章院长在会上指出:《大典》编纂工作是在许多前辈学者的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进行的。京剧在历史上曾经有过比较长的繁荣期,但当代这50多年,京剧艺术全面发展,是历史上的一个鼎盛时期,如何把它完整、准确地反映到《大典》中来,情况比昆曲要复杂得多。《昆曲艺术大典》是按照“元典集成、述而不作、作而不显”的原则编撰的,京剧恐怕要有所“作”。王文章院长介绍课题拟立5个分典编撰,并介绍了基本的想法,说今天请各位来,就是对如何做好《大典》的编纂工作,请大家出谋划策。
  刘祯所长随后介绍了《昆曲艺术大典》的工作进展情况,并向与会专家学者介绍了相关工作经验。副总主编秦华生向会议介绍了课题筹备情况,并发表对《大典》编撰的一些思考。京剧发展200年的作品、理论文章、专著,浩如烟海,千头万绪,如何选择,还需要不断探索,目前是分五个分典,即:历史理论典、文学剧目典、表演导演典、音乐典、美术典来考虑大纲。副所长刘文峰指出,京剧在舞台艺术方面有许多很重要的资料,特别是京剧舞台艺术研究的资料,新时期以来很丰富。副所长贾志刚认为,京剧艺术在近代达到了一个高峰,昆曲过后就以京剧为代表,把京剧搞透了,很多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与会的老专家们纷纷发言,提出了诸多意见和建议。余从认为,《京剧艺术大典》根据《昆曲艺术大典》的框架规模,大的框架上相近,只是收藏的资料有些差异、有所增减。两部《大典》是学术建设的基础,是最基础的东西,元典性很强,文献性东西要全面。首先,要全面掌握我院馆藏的京剧库存资料;其次是真实性,真实性是文献专著的灵魂,好的要反映,坏的也要反映。客观性也要强,要为将来进一步发展学术的其他层次,如史的研究、论的研究、开展当代戏剧理论批评等,打下良好的基础。从京剧的状况来看,人物应考虑单独有卷,但不是纂写条目,而是有关人物研究的资料。沈达人指出,《京剧艺术大典》应完全用文献来反映,光盘也是一种文献。我们在搞《京剧大百科》时,有一个分支专门叫“京剧研究”,实际上是有关京剧史论批评的作者与研究的著作。京剧史论的批评著作,内容很丰富,有史、有论、有评论、有文献,还有工具书,内容也很多。王安魁认为京剧的历史与理论不好分离,合在一起量是很大的,应给予充分考虑。钮镖认为,要明确具体的容量以及入选的标准,文献的真实性、客观性也非常重要,应接近于实录。新的研究成果应当引入,而且对以前的要有所突破,现在出了《升平署档案全录》,里面有很多关于京剧的记载,如剧本、提纲等。在观念和概念上要有新的东西,要有所突破,这样《大典》才有意义。龚和德指出,《大典》是历史文化遗承的收集整理,有看的、有听的、有读的;有整的,也有碎的。第二,收集工作的难度,要有充分估计,京剧发展阶段正好是在近代媒体发达的时代,著述都发表在报刊上,数量很大。第三,“全”与“精”的统一,收全了才有精。人物立卷该怎么办?人物立卷就不是元典,体例也不对。颜长珂认为,作为“典”有两个意义,即“典藏”与“经典”,如何将二者结合起来,要有一个适当的规模,是否把选择出来的东西重印一遍,这是编辑原则的问题。如文学剧目怎么选?吴乾浩认为,《大典》包罗万象,但绝对全又不可能,首先要定规模。要先海选后精选。剧本在演出过程中有一个流变,选择要有标准,要做到尽量公允真实。傅晓航认为,文献性要把握好,文献要有真实性,真实性也是科学性。院图书馆的资料非常丰富,要在阅读的基础上精选入典。其次在“度”上要有范围、有标准。再次是要避免以偏概全。谭志湘认为,1949年后的部分应充分重视,见证人许多还健在,抢救文献,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9月20日,《大典》又在院内召开了工作会,总主编兼文学剧目典主编王文章院长、副院长高显莉、戏曲所所长刘祯、副总编兼历史理论典主编秦华生、表演导演典主编贾志刚、音乐典主编张刚、美术典主编刘文峰,以及相关人员杨珍等参加了会议。与会者就工作中的一些具体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商讨解决的思路和方法。


                                      (供稿:杨珍  编辑:杨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