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红楼梦研究所联合举办

“2006中国大同国际红楼梦学术研讨会”


    2006年8月5日至7日,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中国红楼梦学会、中共大同市委、大同市人民政府、大同煤矿集团公司共同主办的“2006中国大同国际红楼梦学术研讨会”在山西大同云冈国际大酒店隆重举行。著名红学专家,来自各省、市、自治区长期从事红楼梦研究的学者,来自美国、韩国、俄罗斯、日本、意大利、瑞典、西班牙、新加坡、越南、台湾等10个国家和地区的红学学者和朋友,以及我院红楼梦研究所、《红楼梦学刊》的工作人员,来自北京、山西省和大同市的新闻媒体的记者180余人,参加了此次会议。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张庆善致开幕辞,中共大同市委副书记高印同志致欢迎辞,中国艺术研究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院长、中国红楼梦学会名誉会长冯其庸,哈尔滨师范大学教授、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张锦池,韩国高丽大学中文系主任、中国学研究所所长崔溶澈分别致辞。开幕式由大同市委宣传部部长邹玉义主持。
  张庆善在开幕辞中说,在大同举办《红楼梦》的国际研讨会非常有意义,大同是我国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也是曹雪芹祖先生活过的地方,大同与曹雪芹和《红楼梦》有缘。百年红学经历坎坎坷坷形成了几大学术流派,要真正认识和解读《红楼梦》,必须坚持正确的研究方向,掌握科学的研究方法。要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要呼唤学术良知,坚持实事求是。最后他指出:从1986年到2006年的20年间,在中国举办了五次国际红楼梦学术研讨会。这20年也正是红学取得重大发展的新时期。他相信本次会议也必将成为红学这门当代显学的重大盛事。
  冯其庸在致辞中充分肯定了大同红学会近年来为红学事业做出的令人瞩目的贡献,他还指出,红学正在深入,研究的路很长,可喜的是,红学的队伍不仅壮大了,具有极强的研究力的中年一代的力量也壮大了。
  会上,代表们就《红楼梦》研究的各个方面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讨论。有对红学研究总体形势进行反思和探讨的,有就当前研究现状做针对性批评的,有从文艺理论角度对《红楼梦》文本进行分析鉴赏的,也有做史料考证的;既有对前人学术成果的总结梳理,也有对西方理论的借鉴和比较研究。遵守学术规范以及如何遵守学术规范成为会上的一个焦点话题,针对去年红极一时的所谓“秦学”及其引起的一系列文化现象,与会代表一致认为当前红学研究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维护《红楼梦》文本的文学性、经典性、客观性。而今日的“秦学”之类,则是在完全没有根据的前提下的猜谜,算不上学术研究。批驳伪学术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加强正面的研究和阐释,解决有效的问题。与会者还特别强调,学术共同体在关注当代红学史的同时,也应关注“红外”史的问题,充分注意“红外”在市场经济冲击下的消极影响。比如“曹雪芹佚诗”、“太极红楼梦”、“红楼解梦”,尽管不属学术范畴,但还应该有细致的挖掘与梳理,理清其内在的联系和共性,以便帮助广大受众分清研究与娱乐的不同,维护学术的尊严。
  著名红学家、中国红学会顾问李希凡和台湾王三庆先后在闭幕式上发言。他们充分肯定了这次研讨会在红学发展中的贡献及其意义。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中国古典文学普及研究会副会长蔡义江致闭幕辞。他强调学术研究是科学,不是娱乐,要追求真理第一位,不能媚俗。面对商品经济大潮,目前红学研究正接受着一场考验,一些红学研究庸俗化、娱乐化,应当引起我们警觉。现在虽然“秦学研究”炒作得热闹,但不会长久。红学研究的前景是光明的,要在这次会议的基础上,坚持好的学风、好的学术品格。闭幕式由中国红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石昌渝主持。
  此次研讨会以“《红楼梦》与中国文化”为中心议题,共收到会议正式代表提交的论文60余篇,大会宣读论文45篇。
  会议期间,代表们观看了“红楼情韵”专场文艺晚会。山西的石窟文化以及耍孩儿、二人台、北路梆子等,充分展示了山西非物质遗产的魅力。代表们还参观了恒山悬空寺、应县木塔、云冈石窟,以及华严寺收藏的与曹振彦有直接关系的镇城碑,参观了九龙壁。


(供稿:《艺术科学通讯》  编辑:杨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