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文所举办学术讲座“从中西医比较看中国传统文化”


    2006年6月30日,马文所举办学术活动,施用勤副译审作题为“从中西医比较看中国传统文化”的学术讲座,所内外专家和研究生20多人参加讲座。
    中医作为中国宝贵的传统文化遗产,有关部门正在准备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因此,讲座受到与会者的积极关注。
    施用勤首先从文化的角度对中西医进行了宏观比较,指出,如能从传统文化入手,更便于我们了解中医。中医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医、武、易”一体,既是形而上的,也是形而下的,而西医在很大程度上是技术的产物,与科学发展同步。
    中医的基础是看不见、摸不着的阴阳、经络、气,是对人体的整体性认识,而西医所见都是显微镜下具体、实实在在的人体器官和细胞;中医通过五行相生相克,还把人的健康、疾病和治疗与时空、气候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而西医的分科让人感到的是冷冰冰的器械,它把人体分离成肾科、骨科、神经科、消化科、泌尿科等不同的学科,各自为阵,好像各种脏器、各个系统彼此毫不相干。
    从诊断上来说,中医找的是致病原因,如阴阳失衡等等,而这些原因是可以在疾病形成之前发现的,重在预防,故有“上工治未病”之说。西医则是找病灶,无论它的诊断仪器多么先进,归根结底,都是在做找病灶的工作。在未形成病灶之前,西医的器械是束手无策的。由于西医找的是病、治的也是病,而无力深究致病原因,国人认为西医“治标不治本”是有其道理的。
    作为一个体系,中医从它形成的那天起就是完整、完善的,不是一个由简单到复杂、由粗糙到完善的过程,这大概是中西医之间的最大区别。东汉末年《黄帝内经》出世时就形成了一个完整、历数千年而不衰的体系,而西医的理论则是随着实践和技术的发展而不断突破、完善的。中医体系是对人体、疾病的认识,是非实践性的、内证性的,这也是它与以解剖学和试验为基础的西医的一大区别。中药也是如此,在两千多年前没有任何分析检测手段的情况下,中医就将药草的性、味、功能搞得一清二楚。更为令人惊诧的是,在不做白鼠试验、临床试验的情况下,就配出了药方,沿用至今。而西医却制造了许多世界性庞大的药品研发机构,在不断地研制新药、淘汰旧药。西医没有失传,只有淘汰。在诊断方法上,中医诊断依据的是医疗者自身的能力,靠的的眼、耳、口和三根手指,而西医则是依赖仪器设备,而且,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诊断仪器设备越来越精密、越来越复杂,对它的依赖性也与日俱增。凡此种种,造成了中西医发展的不同趋势。
    和中医一样,中国传统文化也是内证、内求的,体系的完善使它没有发展的余地,达到巅峰之后余下的只能是下坡,它的“保守性”也由此而来。西方现代科学文化起点低,是外向型的,对物质的认识和追求有着无限的发展空间,但它是否能达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完整和完善,却值得怀疑。
讲座受到与会者的欢迎。与会同志对讲座内容进行了热烈讨论。


                                  (供稿:《艺术科学通讯》 编辑:杨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