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所邀请台湾学者龚鹏程教授做学术讲座

“中国大陆大学教育与学术研究之我见”


    2006年1月9日,台湾佛光大学创校校长、中华两岸文化统合会理事长龚鹏程教授应邀在中国文化研究所作了“中国大陆大学教育与学术研究之我见”的讲演。
    龚教授着重分析了大陆大学教育的五大不平衡。第一是区域的不平衡,比如同样作为特大城市和直辖市,北京的高校最多,而重庆就少了很多。第二是学科间的不平衡。在这个不平衡上,他主要谈的是人文学科与自然科学的发展不平衡,政府对两者的资助明显有别,文科生源质量一直在下降,此情堪忧。第三是研究型学科与应用性学科的不平衡。各大学为了创收和争夺校友资源,争相举办各种应用性的学科专业,比如EMBA、MBA、MPA班。这些专业缺乏学术内容,这不但降低了大学的学术含量,也严重扰乱了大学的学习风气。第四是供需的不平衡。大陆想要接受大学教育的人非常多,现有的大学招生规模远远不能满足社会的需要。在这种情况下,大陆仍然限制私立大学的发展,使得这种不平衡得不到缓解。第五是大学软硬体投入的不平衡。政府对大学的硬件设施建设支持力度很大,校舍都建得很高大气派,各地都搞规模宏大的大学城。但是政府对关乎大学精髓的软体建设却很不在意,比如图书资料的购买采集、人才的培养和对学术研究的支持。一些有名的大学在挖人才方面都显得财大气粗,但是都不用心于人才的培养。这些做法总让人觉得难以理解。
    在他看来,大陆的大学就是一个公司,一切行为都是为了逐利。教育部可以视为大陆一个巨型的国营公司。这是教育国家化的一个结果。这个结果带来了大学行为的本末倒置,比如大学都以培养学生的谋生技能为目标,以就业率来评价大学的好坏,而不是以对人的全面发展为目标;大学以大楼为尚,而不是以大师为荣。他对大陆和台湾的大学作了一些比较,总体而言,相似点多于相异点。台湾在大学改革方面作了很多探索,成败的经验可以作为大陆大学改革的借鉴。大学改革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不可迷信于某些简单的观念和做法。
    对学术发展而言,出版检查制度影响甚大。大陆与台湾虽然都有出版检查制度,但是检查的方式完全不同,导致了两地学术发展程度的明显差异。大陆实行事前的检查和审批制度,能够出版的学术思想著作都得是经得过检查的,能得到当局认可的东西,这种方式无疑会扼杀学术思想的创新和发展。台湾实行的是事后检查,这种方式对学术思想创新的阻碍就要小得多。
    讲演结束后,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参与讨论的学者包括,研究教育问题的专家杨东平教授,作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学科评议组成员的田青研究员,对1949年以后知识分子命运深有研究的谢泳,以及本所多位学人。


                          (供稿:《艺术科学通讯》  编辑:杨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