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期“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论坛”综述

  2014年3月14日,第一期“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论坛”在我院举行,本期论坛由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主办,主题是“新时期以来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的成绩和问题”。北京大学中文系董学文、金永兵、蒋洪生,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张永清,教育部社科中心马建辉,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陈飞龙、祝东力、李荣启、苑利、刘永明、李云雷、王磊、关莉丽、孙佳山、杨娟,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冯巍,《中国人民大学学报》编辑部张静,首都师范大学文化研究院符鹏,中国文联文艺资源中心秦兰珺,《中国艺术报》何瑞涓,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陈亦水等二十余位老中青学者出席了论坛,论坛由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崔柯主持。
  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所长祝东力首先介绍了“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论坛”缘起。他指出,自1980年代以来,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作为一个学科日益边缘化,随着老一代理论家不断退出一线的教学和著述活动,这一情况将变得更加严重。要走出这种困境,既有待于宏观形势的改变,同时也有待于理论从业者的努力。这种努力就包括认真探讨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基本架构、重要命题和范畴及其他相关理论问题。基于这种考虑,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发起了这个论坛,定期探讨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中的一些重大理论问题。论坛采取平等、自由的交流方式,力图打造一个理论生产、思想生产的工作坊,为推进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学科建设尽一点绵薄之力。
  接下来,与会学者进行了深入的研讨和对话。如何评价新时期以来中国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的历史,是论坛一个重要议题,对此,学者们有着不同看法。有学者指出,新时期以来,一批前辈学者做出了不懈努力,取得了丰厚的成绩。有学者则指出,应对新时期以来的研究成果有所甄别,很多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的研究成果,其观念、立场并不是马克思主义,不应视为成绩。也有学者指出,新时期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发展是一个马鞍形,目前确实出现了一个低落期,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在某种程度上“边缘化”了。
  针对中国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边缘化”问题,有学者指出,新时期以来,马克思主义从曾经的“独尊”地位变为“诸子”中的一家,确实可以视为某种程度上的“边缘化”,而这种“边缘化”状况同其理论队伍的实力以及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应有的潜力,是不相称的。有学者则指出,“边缘化”是相对的,即一方面是和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曾经的“独尊”地位相比显得边缘化;另一方面,当前在宣传领域,马克思主义还是中心,而在学术研究中,和其他研究领域相比,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确有“边缘化”的迹象。此外,“边缘化”也表现在影响力上,即观念上、思想上虽然很重视,但这种重视是抽象的,没有落实到具体的理论研究、学术研究中来。
  从理论与当下现实的关系中总结、反思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存在的问题,是本次讨论的另一重要议题。
  与会学者从不同方面探讨了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中存在的理论与现实脱节的问题,他们认为,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这些年没有活力,是因为不敢触碰现实的、具体的实践问题和理论问题,这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首先,理论缺乏解释当下文艺现象的能力,很多研究都是在重复经典命题,不能面对现实问题,这使得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缺少阐释力和说服力,从而缺乏吸引力。其次,在更广泛的范围内,缺乏回应现实的能力。新时期以来,中国学界出现了很多对马克思主义形成挑战的问题,而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和讨论,这种现象自90年代以来尤为突出。第三,研究者缺乏信仰,没有将理论、知识转化成个人内在的思想和觉悟。
  除了与现实脱节,对经典文本的把握也有不足之处。结合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中一些经典命题的阐释,有学者指出,当前学界对经典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文本把握得还不够,有诸多不准确的地方。同时,新时期初期的有些研究成果,存在在表面化、不够深入的缺点,对一些概念,命题的阐释有望文生义之处。
  尽管存在诸多问题,但学者们还是对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未来发展充满信心,他们指出,近年社会文化语境出现的一些新变化,为发展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提供了诸多契机。首先,从国家层面看,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多次强调应加强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和学习。其次,从社会发展的现实来看,我们身处的现实,越来越像当年经典作家接触或意识到的环境,如市场经济的发展等。同时,从全球化进程及其各种社会文化思潮看,马克思所讨论的“问题性”依然有效。当代西方出现的金融危机,以及占领华尔街等反抗运动,凸显的仍然是马克思提出的问题。因此,马克思的思想在今天其实更重要,更有针对性了了,其方法论也依然有效。此外,从当代青年的思想状况来看,现在大学生开始穿透自由主义和审美主义的迷雾,对现实有了更深刻的认知,这为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提供了深厚的现实土壤。这些因素,都可视为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出现转机的现实动力。
  立足现实语境,学者们就如何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提出了一些构想。
  有学者强调回归原典的重要性,提出应“走近马克思”、“回到马克思”、“开掘马克思”,即在经典作家原著上下功夫,不能依靠二手、三手材料,否则就不会有突破和创新。有学者进而提出,要结合原典,对一些概念、命题和观点进行仔细的辨析。也有学者指出,马克思是西方思想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我们不仅要走近马克思的文本本身,而且应结合西方文化发展的历史,探讨马克思思想在西方历史中出现的原因,这样才能真正理解马克思,进而思考马克思的思想在当下所能产生的作用。
  有学者则更强调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实践品格,强调理论应切入现实,指出,结合现实是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焕发活力的关键。在正本清源的意义上回到马克思的文本,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应多在联系实际、解决具体的现实问题上下功夫。而对于“现实”,有学者强调的是文艺的现实,认为应当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去分析当下的文艺现象,提出新的理论命题。有学者则强调劳动者的生存现实,他们指出,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应关注普通劳动者的生存境遇,把关怀劳动者作为立足点,从劳动者的现实中提炼出新的美学原则。
  当然,回归原典和切入现实,是不矛盾的,学者们都承认两者应该结合,只不过论述的侧重点有所不同。有学者强调带着现实问题回到马克思,认为我们应带着当代的问题意识,从马克思的思想中获得新的解释、新的认知。有学者则强调面对中国的现实和历史,联系个人生存状态和思想状态来探寻马克思的意义。
  经典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其他理论资源进行对话的问题,也为不少学者所关注。有学者认为,我们应主动去吸收一些理论资源来发展马克思主义思想。马克思带给我们的,不光是教义性的东西,而应该是一种思想方式。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在阐释当代社会文化,尤其是面对一些前卫艺术现象时显得有些脱节,而搬用现成的西方理论则比较容易解释。因此,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不妨和新的话语进行某种融合。也有学者结合西方当代思想在中国的传播指出,当前学界往往推崇西方一些碎片化、符号化的思想,并将之视为与马克思对立的思想模式,他们将结构、解构等思想作为中国文论的范本,用能指/所指的阐释模式代替经济基础/上层建筑的阐释框架;但这些碎片化、符号化的思想其实并未离开马克思经典著作的问题域,我们在发展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时候,也可以吸收这些思想。还有学者提出,要突破学科知识的狭隘性去理解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马克思有着丰富的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思想,马克思是在人类解放的伟大事业中看待美学和艺术问题的,而我们往往只关注学科化的知识,应打开学科藩篱。
  与会学者就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也交流了看法。有学者指出,“西方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在当前比较流行,是因为其理论直接指向当下的社会问题、文艺问题,容易应用到批评实践中。也有学者指出,“西方马克思主义”改良主义的成分比较多,但这不妨碍我们从中吸取一些有益的东西,不妨站在马克思主义的角度,分析其长处和短处,提取有利的成分。也有学者认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现实作用其实是有限的,主要是在学院里有较大影响。而马克思主义不只是一套理论命题,而有其现实指向,只有以更具说服力的方式解答现实问题,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才能焕发出生命力。
  此外,未能与会的一些学者通过书面发言的形式参与了讨论。本期论坛产生了良好的反响,《中国艺术报》做了及时报道。今后,“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论坛”将陆续对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进行探讨,力图为推进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建设做出贡献。

(供稿: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 编辑:沈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