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中国美术史研讨会”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举办

 

  2017年6月27日,中国艺术研究院举办了“20世纪中国美术史研讨会”,本次会议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于今年3月启动的《中国美术史》增订出版项目关于撰写《中国美术史·20世纪卷》的阶段性工作。《中国美术史》是1983年立项的国家重点项目,在总主编王朝闻先生、副总主编邓福星先生的带领下,项目承担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联合全国各大艺术院、校、馆百余位美术家共同编纂,由原始卷至清代卷已出版了12卷,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最有影响力,最具权威性的中国美术史鸿篇巨制,也造就了一支美术界的史论家队伍。《中国美术史》增订出版项目,将续编《中国美术史·20世纪卷》。17年间,中国美术史研究在文献挖掘、观念方法、科研成果方面都有了新的推进。同时,20世纪作为中国历史上灾难深重、社会巨变,离本世纪最近的一百年,美术史的书写无疑具有重大挑战。本次召开的“20世纪中国美术史研讨会”邀请嘉宾近四十人讲述他们关于20世纪美术研究方面最新的学术思想和研究成果,共同探讨20世纪美术史的撰写问题。

 

20世纪中国美术史研讨会会场

 

  参加会议的领导及特邀美术史专家有: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连辑,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潘公凯,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杭间,四川大学艺术学院院长黄宗贤,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学术委员会主任尚刚,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砚祖,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学术委员会委员许平,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郑工,上海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李翔宁,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潘耀昌,雕塑家、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钱海源,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天民,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李伟铭,东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美术教育系主任、副教授潘宏艳,《中国美术史》前12卷编委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顾森,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徐建融,《中国美术史》增订版编委会主任邓福星,《中国美术史》增订版编委会副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吕品田,四川美术学院教授林木,文化艺术出版社社长杨斌,《美术》杂志社主编尚辉,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副院长董占军,深圳大学教授齐凤阁,中国艺术研究院建筑研究所所长刘托,《美术观察》杂志社主编李一,中国艺术研究院工艺美术研究所所长邱春林,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陈池瑜,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超等。研讨会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吕品田主持。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代表中国美术家协会为中国艺术研究院举办这次研讨会表示热烈祝贺。他强调20世纪是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社会变革最丰富、最激烈、最深入人心的一个世纪,其历史丰富性是前面很多世纪不可比拟的。如何把20世纪的美术状况比较完整、全面地展示出来是各位专家的重任,也是对中国美术史的重要贡献。刘大为还提出了一些个人观点,指出,要在传承当中,不断地融会,不断丰富我们自己,不断吸纳,不断前进,不断创新。

  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连辑代表中国艺术研究院表示了对该项目的重视。连辑院长提出,研究编撰《中国美术史·20世纪卷》,应当在20世纪大背景下,深入研究和透彻把握与美术相关的作品、人物、思潮、现象和影响等各种要素,充分结合美术本体成长变革历程,研究东西方美术在过去一百年中的交流、交融、冲突和升华的过程,从而在更高层面更广范围达成共识,书籍的出版才有价值。他建议,一是要守住主流意识形态阵地,二是要有以大局为重的正确导向,三是要体现主流价值观和正能量。要遵循王朝闻先生以艺术审美为核心来统摄全书的提法,以毛泽东同志文艺思想和习近平同志一系列重要讲话为根本遵循,以史为主,客观真实,充分发挥学者团队的强大力量,把这项工作做好。

  特邀专家们就会议主题作了发言,各位专家针对各自研究所长或根据类似编撰工作经验各抒己见,提出了许多具体而有启发性的观点和问题。杭间认为20世纪中国美术从现实主义到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一直到新具象艺术的线索是一脉相承的,是艺术家们在新的历史语境中回应现实、表达内心焦虑的一种必然,希望20世纪卷的写作不要完全受主流意识形态影响,保持艺术史的丰富和多样。李翔宁从20世纪中国建筑的演变谈到当代建筑与美术的关系以及如何进入美术史的问题。黄宗贤提出了中国现代美术发展的几个基本特征:一、西方美术始终对20世纪中国美术的变革起着示范、刺激、传输与强化作用;二、从属与功利性;三、身份焦虑与价值重构并置;四、艺术救赎与政治叙事相异相通。他同时总结了中国美术的精神创获:一、由超然遁世转向现实关注;二、由精英意识转为大众视向;三、由“得神遗貌”转向“形神皆备”;四、构建了现实主义的美术理论体系与创作模式;五、由阴柔澹泊转向“贵力尚强”;六、由推崇“正宗”转向多元并存。尚刚对20世纪中国工艺美术的发展阶段做了梳理并提出两个建议:一是20世纪的工艺美术部分时间能否延长以写到该领域当下的繁荣之势;二是不要被“大师”裹胁,保持写作独立性。钱海源旗帜鲜明地批评了“85思潮”及当代艺术中的一些事例,供20世纪卷的编撰者参考和判断。李砚祖建议根据20世纪人文学科的发展建构我们新的史观、理论和方法,以此为基础撰写百年美术史,另可在写作中关注知识考古学视角。顾森对20世纪中国美术的走势做了分析,阐述了我们对西方一方面大力引进,一方面大力的辩护的矛盾现象。

  下午,潘公凯介绍了他主持的《中国现代美术之路》集体课题的基本思路和研究结论,认为20世纪中国现代美术是美术家在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独立自强的奋斗历程中,对时代巨变做出的“自觉”回应,提出融合主义、西方主义、传统主义、大众主义“四大主义”就是20世纪中国美术的现代主义。潘耀昌以埃尔金斯“艺术史是西方的”这一观点列出全球化、国际化与民族化、本土化这两种对立且都合理的声音,提醒我们要建构自己的理论框架。许平针对20世纪中国美术运动与社会变革分出三种美术类型:赏玩的美术、社会的美术和生活的美术,还建议编撰工作更多利用新史学等新方法理解20世纪美术。高天民着重介绍了潘公凯主持课题中“四大主义”之中的大众主义美术,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和思考,强调了大众主义美术非常完整的、贯穿于20世纪的不可回避、割裂的部分。徐建融建议,20世纪美术史宜按门类撰写,以保障艺术家艺术发展的连贯性。郑工针对自己的经验谈了美术史撰写中需要着重思考的几对关系:时间纵横的关系、叙事考证与问题分析的关系、本体性与主题性的关系。李伟铭认为20世纪是资料大爆炸的时代,我们怎么处理庞大的资料,怎样确立一个史论家的位置,应该从哪个角度去观察这段历史?书写20世纪美术史是否要解决20世纪美术起源的问题?这些问题注定集体撰写美术史是一项非常艰巨的工作。潘宏艳做了“20世纪后20年美术的逻辑谱系及成因”的汇报,展示了她以谱系哲学思考和研究的心得与案例。

   6月28日,中国艺术研究院继续召开了“《中国美术史·20世纪卷》编撰工作会议”。在《中国美术史》增订出版项目编委会主任邓福星的主持下,《中国美术史·20世纪卷》的主编、副主编、撰稿人就《中国美术史·20世纪卷》及《中国美术史·20世纪记事卷》的提纲制订、内容撰写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与会的主编、副主编、撰稿人,分别提交了各自的撰写提纲与撰写计划,并交流了意见和建议。

会后与会专家合影